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无限辉煌图卷 > 第一百三十章 破阵人,历阵者 6200

第一百三十章 破阵人,历阵者 6200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刚一迈进那片尘埃最浓重的区域,姜九思手里一剑出鞘,低微的剑鸣声中,剑尖在地面一扫。
  
  飞溅起来的土壤携带着剑气,分别朝多个方向爆射出去。
  
  视线可见的范围之内,那些隐隐绰绰的杨柳主干,像是无形贪食的幻影,悄无声息地吞没了这些剑气。
  
  “果然有迷幻挪转之效,靠我们的人手,以蛮力破阵是行不通的。”
  
  赵晚归看见这一幕,若有所思。
  
  他虽然算不上什么奇门阵法上的大行家,但是庐山派号称有五楼经典,九窖藏书,在各方各面的书典涉猎极广。
  
  庐山派的人除了自家刀法内功之外,即使自己不爱读书,在师长要求下,也基本是水文地理,医卜星象,金石勘验,都不求甚解的读过一些。。
  
  让他独立破阵不行,但在有姜九思打头阵的情况下,他能看出来的东西,也比那些完全一窍不通的人要多得多。
  
  注视着那些剑气消失之后,姜九思眼神微闪,突然快步向左,两步之间,身体一下倾斜,便飞掠出去。
  
  这位东都第一剑客身法奇妙,身子腿脚没有明显弯折,衣袍紧贴在身上,整个人也如同一柄凌空飞舞的凛然神剑,倏忽之间斜射而去,又骤然在树影之间转折。
  
  赵晚归紧随其后,两袖飘飘,每每以脚尖轻点,一纵而至,单以轻功来说,比姜九思更多出几分从容飘逸。
  
  烟尘弥漫之间,坐在高处的卜算子手掐一枚棋子,视线将分散各方的落霞门主、百里菩提等人尽收于眼底,瞳孔微动,追索着那两个最有价值的目标。
  
  他本已瞥见姜九思和赵晚归的身影,正要通知孟王侯他们过去,再行围杀之举。
  
  没想到,那两人在几株真假难辨的树影之间,转折绕行几回,竟然好像借着烟尘柳枝,猝然之间把身影淡去。
  
  卜算子口中发出微疑之声。
  
  这座阵法是他布下来的,对别人有种种妨碍,搅扰视野,蒙蔽听觉等。
  
  对他自己来说,却并没有这些负面的影响,对这些人的动向,他本应该是洞若观火,了如指掌。
  
  没想到那两个人居然能顺势而为,融入阵中,除非直接撤销阵法,否则的话,短时间内,就算是他这个主阵者,也难以将之分辨出来。
  
  “哼!”
  
  卜算子发出似笑非笑的一声,传音过去,直接让孟王侯他们先杀其余人等。
  
  随即,他手掌连翻,几枚黑白棋子从袖袍里面飞出,接连投向东南西北的空地之中。
  
  小小的棋子,就算四颗叠在一起,在这已经扩张到方圆近六十米的昏黄尘埃之间,也显得太不起眼了一点,何况是分散投放的。
  
  但就在这些棋子落地之后,整个堪称广阔的烟尘区域,发生堪称剧烈的变化,所有的杨柳主干,碎石断枝,都好像凭空挪移了一段位置。
  
  在一株突然挪走的柳树后方,赵晚归的身影略微一闪,再度隐去。
  
  卜算子一手抚须,嘴角勾起一点弧度。
  
  要想融入阵法之中,或者是想先刺杀主阵者,那么阵法一变,这两个人就务必要跟着变化,这样才能逐步向阵法中枢靠近。
  
  可卜算子有自信,只要把自己这座阵法的变化用出三分之一,就已经足够拖到孟王侯他们把其余人杀光了。
  
  到时候就算直接撤销阵法,这两个人也逃不出去。
  
  烟尘中西南一处,百里菩提眼睁睁看着面前那几株柳树主干,突然偏离原位。
  
  傻子也知道这是奇门幻阵,阵法有变了。
  
  他运起少林的真传降魔内功,双掌分别向下一撑,力贯指尖,就趁着这阵法变化之时,选定一个方向,猛然纵掠过去。
  
  虽然离一流高手的境界尚有一步之遥,但百里菩提真气饱满之时,要在双臂上迸发万斤的刚力,也不是难事。
  
  现下他打定主意,双掌绝招,蓄势待发,这一纵之间,不管前方是石头还是树木,是空气或是什么,都要一鼓作气横推过去,闯出这片阵法再说。
  
  一株断裂的柳树,忽然挪到前方不足一尺的地方,百里菩提一掌打出,贯穿柳树的影子,手上却没有实感,更觉得这一掌的真气被猛然抽走,身子便不由得一偏。
  
  少林弟子入门的时候,先练韦陀掌或罗汉拳,练到纯熟之后,才练九图六坐像的内功吐纳法,然后学握石拳、开碑手、扫叶腿、铁头功,再练大慈大悲千叶手,之后才能触及到少林绝技层次的降魔掌或般若掌。
  
  少林俗家弟子之中,天资最高的一个,也是在入寺十二年之后,才学全二十四式降魔掌,赞叹说,这套掌法,虽然不如般若掌禅意深厚,但越练越纯,最擅长把掌力藏在有无之间,尤为克制那些卸力挪转的功夫,叫借力者借不到半点,卸力者卸不去分毫。
  
  可就是这样的降魔掌功,今天在百里菩提手上,竟然被一个随便借断树碎石布起来的迷阵,硬生生挪掉了九成九的掌力。
  
  他这身子一偏之时,心中刚浮起一点惊愕,忽然灵觉有感,心弦剧颤,好比乌云盖顶,大祸临头。
  
  往右微偏的身子向前一倾,百里菩提索性右足一跨,重重跺地,手掌上功力再聚,以横扫千军之势向右后方抽打过去。
  
  掌风砰然一荡,阴柔的掌力甚至能把本该被排斥出去的那股气浪都约束起来,在手掌心形成一个肉眼可见的激旋圆球。
  
  但那个在右后方偷袭的敌人,出手的速度不知比他快了几许,爪子一探,就已经扭住了百里菩提的手腕,指尖刺入血肉,直击骨骼,猛然一拧。
  
  百里菩提腕骨脱臼,手掌扭曲向上,掌心里的那个圆球就朝高空抛射过去,在离地二十米左右的地方,炸开一圈气波。
  
  “啊!”
  
  痛呼一声,百里菩提肩头一晃,竟然自行让肩、肘关节也随之脱臼,换取可以转身的自由,猛然跟对方面对面,左手挥击。
  
  挂在左边手腕上的念珠,随着他这一挥断裂激射出去,降魔掌的阴柔功力,让这八颗念珠同时被激发,却硬是分出了前后快慢,错落有致,防不胜防的打向那个偷袭者的头胸几处死穴。
  
  不惜让一条手臂几乎扭废,换取这样近的直面距离,掌功和暗器又几乎同时使出。
  
  即使站在面前的,是个已经踏入一流高手十年八载的强人,也非得被这样的攻势逼退,让百里菩提得到更多喘息的机会才是。
  
  然而,对面这个头裹黑巾,方面无须的汉子,左手先带起一道如同幼龙飞腾的轨迹,螺旋扭臂翻腕抖指的向前一探,就把那些念珠全部擒在手中。
  
  与此同时,他右爪从下而上,好似铲雪扬沙,无声无息的一抄,就锁住了百里菩提左手手肘的几个穴位,一股刚猛桀骜的真气,摧毁性的打入穴道之中,让百里菩提左半边身子都为之一麻。
  
  “不到一流,也敢在老子面前用少林派的功夫?”
  
  “龙爪手!!”
  
  百里菩提左半边脸麻痹,右眼却惊愕的睁大,嘴有些歪的叫出这套武功的名字,随即喉咙上就被捏了一把。
  
  头裹黑巾的大汉,左手一把抓碎了百里菩提的喉咙,手里的那些念珠,都嵌在了血肉喉骨里面。
  
  火罗护法,少林叛徒,罗印。
  
  百里菩提被精通少林功夫的罗印所杀,但他其实还算是预袭的人里面,撑的时间比较长的一个,跟他同时遇袭的那几个人。
  
  暗器名家铁青子,被孟王侯满不在乎的一掌击飞所有暗器,飞刀飞针铁蒺藜,反而把他自己打成了刺猬。
  
  楚地的刀法高手杜裂声,在一眨眼的时间里,连斩三七二十一刀,而且是全身出刀,刀光在身体周围刷成了一条银光闪烁的匹练。
  
  令人惋惜的是,在粉刷乌鸦白不坚的色迷神散身法之下,杜裂声这一套快刀连对方的一根汗毛都没有碰到,就被白不坚以袖角的一块衣料,切了喉咙。
  
  落霞门掌门李听松,一把铁扇挥出的罡风,可以吹得人筋肉如絮,骨节如枯,一扇之中暗藏着落霞门五光十色、不是毒功却更胜于毒物的彩绮真气。
  
  可他的对手是山中日斩三千次的山中狼,那把刀比盛年大汉的手掌还阔,比九尺男儿的身高还高,一刀挥过,彩绮、铁扇都被钝刀的刀锋撕裂开来。
  
  这一刀也切开了李听松的胸膛,把他胸腔里的热血在刀尖上带出来,向地面甩出一道鲜红溅射的偌大圆弧。
  
  空中还有一颗白玉棋子,骤然闪逝,也夺走了一条性命。
  
  只在火罗道这些人几次挪身起落之间,从铸剑山庄出来的十几位成名高手,已经死了一小半。
  
  一具具尸体倒在地上,哪怕是伤口不那么明显的死者,却在断气之后,就流出了极艳、极浓,红的像要发光的血迹来。
  
  烟尘四起,气劲交锋,大河波涛,鲜血喷洒的声音,都听在卜算子的耳朵里面。
  
  他正要再传音点名,为孟王侯他们指点下一波的目标,胸膛里却不知为何,一阵心潮起伏。
  
  哗啦啦!!!
  
  河水波涛的声音,本来绝没有这么显著。
  
  现在却突然清晰无比的在卜算子耳朵里、胸腔中,应和起来。
  
  浪头一叠叠的卷动,靠近河岸的浅水底部,水草乱舞,水波打在水波上,层层推至岸边,打湿土壤。
  
  一幕幕景象,几乎随着声音跃然于脑海之中。
  
  卜算子喉咙里情不自禁的发出一点近似于咳嗽的气音,左手迅速按了下胸口,右手已经把两枚棋子向背后丢了出去。
  
  那后方,姜九思的身影骤然升起,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从阵法的外围,直指核心之中,一剑挥出,到了中途手腕一抖,剑尖左右一摆,就把那两枚棋子分别打落,继续向前刺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