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妙笔计划:青莲剑歌 > 章六·大长老

章六·大长老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早在听说长安来了个云中人,一把火烧了云间楼,还当街杀了季献的时候,大长老就眼前一黑,开始胃疼上火……
  尤其是听说这个家伙来找自己的时候,就更加胃疼了。
  他不清楚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也本能的,不想和这样的麻烦扯上关系。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尤其是当了坊主,不想让坊民们平白遭殃,或者招惹什么祸患的话,胆子就要更小。
  要懂得见风使舵,要懂得圆滑手腕。
  原本,在确定李白本人不会威胁到光德坊的运转和平安之前,大长老是绝对不打算轻易见他的。
  甚至,如果不是昨天那档子事儿,他还打算继续放李白的鸽子。
  一直放到他气急败坏失去兴趣为止。
  “为什么?”
  李白恼怒的问,“我作为外来者持礼登门,就算是不喜欢我,你起码也要告诉我原因吧?难道云中人来了长安,待客的规矩就变了么?”
  大长老无奈摇头,许久,长叹一声,忽然问:“你知道,在云中‘天上人’是什么意思么?”
  李白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说这个。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奇怪的绰号有什么意义。
  “果然。”
  大长老苦笑,抽着眼袋,沉吟片刻之后解释道:“一开始的时候,天上人这个称呼,是用来形容那些在高山上修行的剑客。
  那些人的剑术卓绝,宛如仙人一般,高居在天上,餐风饮露,令人敬畏和膜拜。后来,山上的剑客们就慢慢的变质了,在云中城邦和部落斗争中,就变成了刺客的代名词。
  那群家伙,只要闻说不平和不公,便会残忍的用自己的剑,将一切导回正轨……哪怕过了这么多年,那些家伙都死绝了,但云中依然有天上人的传说。
  在云中,只有最厉害的剑客才配使用这样的称号。”
  他停顿了一下,瞥向李白:“如今,又多了你一个。”
  又一个被称为‘天上人’的家伙,来到长安,哪怕是大理寺都是要挂号,重点监视和考察的。
  这种人,但凡接近未央宫五里之内,都要上调警戒的等级。
  如果不拿弓弩随时瞄着的话,有些人恐怕连饭都要吃不下。
  虽然不知道李白是怎么摆平大理寺的,但大长老本能感受到,这个年轻人身上所代表的麻烦有多巨大。
  如果真的是一个温良恭俭让的读书人,怎么可能被这么称呼?
  “原来如此!”
  李白恍然,没想到这个平平无奇的外号竟然还有这样的历史,但又更加的疑惑:“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大长老白了他一眼。
  “废话。”他说,“因为上一个被称为天上人的是我啊。”
  “……”
  李白,无言以对。
  竟然不知道应该是敬佩还是震惊。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现在肚腩都这么大了,别说剑,抓个笔都要哆嗦半天。”大长老没好气儿的抱怨:“那个绰号可不是什么荣誉,别一天到晚挂在头上得瑟。”
  在年轻的时候,有些人喜欢同人争斗,动辄你死我活,错以为刀和剑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暴力和死亡可以威慑所有。
  但刀和剑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只会让问题越来越麻烦。暴力和死亡只会让人恐惧,然后心生仇怨。
  可想要真正的去创造什么,想要真正的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是不能只依靠刀剑的。
  这个世界上有比那更强大的力量。
  好勇斗狠的剑客,目空一切的狂徒……大长老实在见的太多了!
  而他最庆幸的是,李白不是自己想象的那种人,和自己年轻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姚余家的那件事情,你办得很不错。”
  他端详着眼前的年轻人,长叹:“以及,我不爽乌有公那个王八蛋也很久了,你昨晚说的那些话很对我脾气。
  所以,我决定帮你一把。”
  “真的假的?”李白将信将疑:“既然这样的话,你愿意支持卢公当坊主了?”
  “不,我一点都不愿意!”
  大长老翻了个白眼,“我是坊主,你明白么?我是大长老,我要对光德坊负责,我不能因为我的一己之私和我个人的好恶,将整个光德坊的人都拖入漩涡中去。
  你以为我将长安一盘散沙的云中人整合起来是为了与人斗狠争雄么?是为了让大家过得更好!至少不要莫名其妙的被什么乱七八糟的麻烦波及到……
  早在之前,我就已经宣布了,光德坊不搀和这一次的坊主争夺,如今也不会为你改变任何主意。
  你想想坊里的那些孩子,如果有一天,有人气势汹汹的带着剑,走到他们的面前,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
  听到了大长老所描绘的那样的场景,李白的心也随之沉入谷底。
  倘若因为自己的原因,让那些稚嫩的笑脸倒在血泊里的话……他恐怕一辈子都原谅不了自己。
  “看来,你明白了?”
  大长老颔首,抬起烟杆:“目前,当务之急不是卢道玄,而是你。”
  “我?”
  李白皱眉:“我有什么问题?”
  “你问题可大了去了!你知道五万金是多少钱么?”
  大长老没好气儿的问:“五万金,能让一个酒鬼拿长安城里最好的酒泡澡泡够到醉死!。足够一个五口之家生活到重孙子诞生,能让光德坊的善堂一直开到我的儿子死了为止!养活几百个小孩儿长大读书成人!
  然后,有人拿五万金来换你的人头!”
  他没好气儿的痛斥:“别说是其他人,就连我现在都忍不住想割了你的脑袋,你觉得呢?”
  “那你可亏大发了啊,大长老。”
  李白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我这颗脑袋可比五万金值钱多了。”
  大长老冷哼:“如今的长安,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你呢——光是有名有姓的就有几百个,从今天开始起,你吃饭喝水睡觉都要小心有人要你的命!
  针对你的袭击会从你扩散到你身边的人,除非有一天,有人把你的脑袋割了,送给乌有公那个狗东西为止!
  你以为自己得罪的是谁?”
  李白想了一下,试探性的问:“一个恶棍?”
  “那也是长安城里最大的那个恶棍!”
  眼看李白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大长老就气得想要揍人。
  干着急!
  可干着急也不会有用。
  “我知道,李白,有些年轻人总是一意孤行,总是不把长辈们的忠告放在心上,总觉得自己能搞定一切。
  但实际上他们并不能,这只是一种只属于少年的幻觉。”
  大长老严肃的提醒:“剑解决不了一切,李白,只会让你作茧自缚,在死路上越走越远。”
  “如果让我什么都不做的话,那和聋子和瞎子有什么区别!”
  李白瞪着这个家伙:“你不用剑,难道就解决的了乌有公那个家伙么?还是说,要我作诗每天十首,好让他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哈,差点忘记了,你还是那位名满长安、才华横溢的无名诗者,实在是失敬。”
  不知道他是从何处得知这样的事情,可对于位于长安顶端的坊主而言,并没有什么可稀奇的。
  大长老啧啧感叹:“偏偏是像你这样具备才能的年轻人,比空有嘴皮子的废物麻烦的多。你们总会觉得世界会围绕着你们运转,但并不是这样,只不过你站到了中心去而已……这个世界远比你想想的要复杂的多,李白,我知道我说了你也不会听。
  但是没有关系,对付你这样的人,我经验丰富……”
  那个邋遢的中年男人捏着下巴,忽然,咧嘴一笑,眼眸中的凶焰暴涨:“小孩子不听话,多半是惯得,打一顿就好!”
  “那就来打,谁怕谁!”
  当大长老暴起的瞬间,李白不假思索的拔剑。
  钢铁碰撞的声音从狭窄的车厢里爆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