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妙笔计划:青莲剑歌 > 章六·大长老

章六·大长老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翌日,清晨。
  李白狼吞虎咽的在巷子口解决了一碗胡辣汤,就踏上了去往光德坊的道路。
  在太阳才升起不久的时候,长安城的街道上就布满了熙熙攘攘的人流。
  轨道奚车从高架和地底往来,而在驰道之上,马车奔走。伴随着数不清的移动坊市运转,天地之间就回荡起了那悠久而浩荡的鼓声。
  晨鼓八百响。
  将黑夜中沉睡的长安渐渐唤醒,令这一座庄严华丽的城市再度变得充满了不同于夜间的明亮和光彩。
  生机勃勃。
  这一次,走到路上,李白终于不再胃疼了。
  这一次不论说什么他都必须要见到大长老,不论陈实那个家伙有没有糊弄自己,这次,不止是为了自己的需要来找云中大长老了,这次,他的背后有一群人,一定要得到他的支持!
  白打了一个月的工,怎么都要给个面子吧!
  如果那奸猾老头儿不同意的话,那李白只能帮他们回忆一下天上人的行事风格了。
  打定主意之后,李白的心情越发的明朗。
  愉快的哼着歌。
  却听见前面吵架的声音,两个货郎扭打在了一处,不知道因为什么,两个人背着的货物都撒了一地。
  人流从两侧分开,还有人幸灾乐祸的在旁边指指点点看笑话。
  当李白好奇探看的时候,看到那两人打的鼻青脸肿,就连旁边的小孩子都吓得哭了起来。他皱起眉头,越过了那两个家伙,将角落里的小孩子抱起来想要将他放到外面去。
  可入手却感觉沉甸甸的,根本不是小孩子的重量。
  而当那小孩儿散乱的头发抬起来的时候,却露出了一张遍布裂纹的老脸,向着他咧嘴狞笑,竟然是个装扮成小孩儿的侏儒!
  “你好啊,李白。”
  狞笑的侏儒抬起胳膊,袖子里忽然划出了两道匕首,向着他的脖子狠戳下来!
  仓促之间,李白撒手后仰,险而又险的躲过了侏儒的匕首,被侏儒一脚踹在胸前,想要后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腿竟然被地上那两个扭打的货郎给死死的抱住了。
  紧接着,他听见了令自己头皮发麻的声音。
  弓弦绞动的低沉声响!
  就在他旁边,那一辆停在路边的机关马车的盖板骤然脱落,隐藏在马车之内的巨大军弩放出了呼啸的弩箭,瞬间已经破空而至。
  而半空中,那落下的侏儒竟然从怀里掏出了一包东西,劈手向着李白掷出,星星点点的石灰沫从其中撒了出来,当空炸开。
  眼前一片白茫茫,遮蔽了视线。
  李白下意识的闭眼,拔剑,斩落。
  便听见了两声惨叫,脚下抱着自己的那两个家伙的胳膊便多出了好几道血口,吃痛撒手。
  但已经晚了。
  手腕粗细的沉重弩箭已经近在咫尺,李白甚至能够想象,带着四棱倒勾的钢之巨箭是如何在空气中旋转,对准自己的心口飞来。
  高亢的金属鸣叫声骤然迸发,一道弩箭从石灰粉末中飞出,穿过了漫长的距离,钉在了墙上,嗡嗡作响!
  直到现在,惊恐的呐喊才从人群之中浮现,行人们四散奔逃。
  当李白终于捂着脸从石灰粉形成的烟尘中跑出时,却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缓缓的从马车碎裂的车厢中走出。
  遍布疤痕的面孔展露在外,可浑身却覆盖着沉重的钢铁。
  那狰狞的甲胄随着来者的动作,甲叶摩擦,火花飞迸。伴随着机关的运转,油泵启动,发出一阵刺耳的轰鸣。
  而面罩之后,只能看到一双冷酷的眼瞳。
  ——复合机关装甲·明光铠!
  李白愕然。
  那可是私藏一副就要诛九族的要命玩意儿!
  哪怕是个中风瘫痪的家伙,穿上这个之后都能变成手撕金铁的杀人机器!
  虽然不明白前因后果,但这一次肯定麻烦了。
  他抬起手中的剑刃,严阵以待。
  而那身着明光铠的杀手沙哑的大笑着,大步的向着李白冲来,手中长达丈余的铁杵掀起飓风。
  就在这时,李白忽然听到远方迅速接近的轰鸣。
  紧接着,便是一声巨响!
  轰!
  就在驰道上,一辆疾驰的机关马车便喷吐着浓烟,毫不留情的呼啸而至,将那个狂奔之中的刺杀者,连带着他的明光铠一同撞飞到了空中,砸到了墙上。
  紧接着,擦着李白的鼻子尖,一个漂亮的甩尾,顺带就将剩下的那几个杀手一同碾了过去。
  最后,再缓缓的倒车回来。
  又重新碾了一次!
  只能说,场景惨不忍睹……
  李白愕然,目瞪口呆。
  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
  然后,他才发现,开车的人竟然是光德坊里的老相识,坊里的会计陈实!
  “哎呀,马路上车来车往的多危险啊……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不看路的?”
  一个满是戏谑的声音从马车里响起,紧接着,敞开的车门后,一根考究的铜烟管伸了出来,冒出了一缕青烟。
  在马车上,那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披着一件锦衣,歪歪斜斜的依靠在软垫上,打量着车外的少年:“李白?”
  李白点头。
  “那就说明没找错人。”
  中年男人吐出一口烟雾,打了个响指:“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
  李白愣了一下,又回头看了一眼涌动的人群,还有诸多不怀好意的眼神。
  选择了从善如流。
  于是,机关马车在轰鸣中,绝尘而去!
  外面虽然听起来噪音不小,但马车内部还是经过改装的,竟然平稳异常,没有一点杂音。
  就是那个中年人不停的在抽烟,把李白呛得不行,直接把天窗开了。
  然后,他才回过头来,仔细端详着那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许久,有些不确定的问:“大长老?”
  “对,是我。”
  大长老缓缓颔首,捏着自己的下巴,洋洋得意:“说今天就今天,没放你鸽子吧?”
  “你怎么在这里?”李白好奇的问道。
  “问得好!”
  大长老忍不住拍手,然后,不解的探问道:“昨天晚上开始,城里所有的帮派、游侠儿和剑客都收到了一封五万金的悬赏,要他们去割下一个叫做李白的人头,请问你有没有什么头绪?”
  “我哪儿知道啊!”
  李白不假思索的回答,“我行得正坐得直,有宵小之辈暗中妒恨也不奇怪吧?”
  说完,他才想起来……自己最近,似乎、好像、或许,还真得罪了一个什么要命的人物?
  “乌有公?”
  他震惊的问。
  “不然呢?”
  大长老抽完一锅烟,在窗户外面敲掉了烟灰之后,竟然又填上了一锅,“你以为整个长安还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能耐?还是说,你不知道自己得罪的谁?
  我要来的再晚一点,你是不是囫囵着都还两说了!”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来啊!”
  李白恼怒:“一直躲着我的难道不是你吗!”
  “对啊,我是躲着你的啊,你才知道么?”
  大长老没好气儿的瞥了他一眼,“我本来不想见你的,真的一点和你的事情都不想碰。说实话,我甚至不想承认你是个云中人……你第一次上门的时候,如果不是陈实拦着我,我就要让人将你乱棍打出去了!”
  “凭什么?”
  李白皱眉。
  “就凭你的名声难道不够么?”
  大长老反问:“还是说,你觉得自己是个香饽饽,就一定要人见人爱?”
  这是从一开始,大长老就清楚,明白,并且深有体会的一件事。
  李白,是个麻烦。
  如果要详细一点的话,那么他就是个超级大麻烦!
  关键不在于年轻人的一腔热血,也不在于他究竟有什么目的或者居心,而在于,李白的性格和作风实在是太过于方正,黑白分明。
  和这个城市格格不入。
  最要命的是,他偏偏还具备践行自己决心的能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