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妙笔计划:青莲剑歌 > 章五·挑战

章五·挑战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卢公对我恩重如山,此番是我对不起卢公了。
  可父母也对我恩重如山啊,我又能如何!”
  他抬起眼睛,凝视着那些愤怒的面孔,不解的问:“父母生我养我,每日劳作,供应我来到长安,拜师学艺,只期望我能学成之后做个机关师……如今家父已逝,难道我对得起卢公之后,便要对不起寡母了么!
  我若是死了,家中的老母又有谁来奉养!”
  辛童弯腰,郑重向着在场的人拜别:“今日我宁愿沦为不仁不义之徒,也不愿意让她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只希望诸位师弟能够因我而惊醒,不要做我这样的人。”
  死寂中,只有叹息的声音。
  “走吧,辛童,走吧。”
  等候在门外的苍老妇人摇头叹息,示意其他人不要阻拦,伸手为辛童抚平了杂乱的衣领:“这些年你做了这么多,没有人会怪你的……要说的话,将一个前途无量的机关师拖入泥潭里,是我们这群人对不起你才对。”
  辛童欲言又止,红着眼眶再没有说什么。
  捂着脸,转身逃走了。
  许久,才从遥远的地方听见了隐约的哭声。
  老妇人静静的凝视着他离去的方向,许久,长叹了一声,对着大厅中其他人说道:“其他人也都散了吧。无关的家伙,就不要留下来给卢公添麻烦了。”
  在遗民之中,老妇人似乎颇有威信。
  一言既出,不少人沉默许久之后,动摇着向外走了。
  荀青难以理解。
  “祝夫人,你这又是为何……为何……”
  “无它,羞耻而已。”
  苍老的夫人转动着手中的佛珠,惭愧的轻叹:“一直以来,我们这些如野草一样的遗民,都在劳烦卢公照拂了,诺大的恩德,无以回报……如今又害得他遭遇如此横祸,又还有什么颜面留在这里呢?”
  压抑的气氛中,有哽咽和哭声响起。
  默默流泪的老人抱着自己的孩子,从李白身旁离去,好像逃跑一样,难以面对悲痛和羞耻。
  李白伸手想要留住他们,可手掌却悬停在半空中。
  什么都没有抓住。
  还未曾诞生的希望早已经被扼死在黑暗中。
  当他凝视着那些悲伤又麻木的面孔时,却感觉到诺大的愤怒和惭愧在胸臆中酝酿,令他忍不住拔剑,劈斩!
  低沉的呼啸打破了那些压抑的哭声,令所有人愣在原地。
  只有一道笔直的裂痕在地上扩展。
  “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吗,鹿角!”
  他回头,凝视着门外涌动的黑暗,在死寂中,仿佛有飘忽的轮廓隐藏在阴暗之中,但却看不清晰。
  “你一定很得意,对吧?你和你的主人,那个人叫做乌有公的家伙,就是想要看到这样的场景,对吧!”
  那低沉的声音扩散,响彻了整个工坊,传递到了每一个阴暗的角落之中。
  “只可惜,不论是坊主之位还是别人的恐惧,你们都得不到!”
  李白冷笑:“不敢走到阳光下面露面,只会驱使刺客的废物,还有在阴暗里装神弄鬼的家伙,这种过街老鼠一样的货色,也值得惧怕么!”
  “以此剑为证!”
  那个少年拔剑掷地,嗡动的剑锋贯入铁石之中,向着那些鬼祟之辈宣告:
  “——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们就不死不休!”
  死寂,漫长的死寂。
  所有人都愕然的看着李白的身影,感受到那一道锋锐如铁的剑意。
  于是,门外的黑暗舞动着,像是被激怒了一样。
  沸腾!
  “很好,李白。”
  遥远的地方,传来了冷漠的风声。
  “那么,从今往后,你也是我们的敌人了……”
  黑暗中,鹿角无声的离去。
  再无需多说。
  当李白拔剑向着乌有公挑衅,当他们彼此的宣言发出的瞬间,战争便已经开始!
  .
  .
  深夜,回到家中的荀青烧着水。
  在漫长的沉默之后,他终究还是忍不住叹息,向着李白看过来。
  “你……真的要和他们为敌么……这样做会不会太冲动了。”
  “是啊,可能的确有欠妥当。”
  李白颔首,似是懊恼:“刚才光顾着喊话了,早知道应该先写一首诗的……你说我现在补一首还来得及么?”
  “……”荀青无言以对,哪里不知道这个家伙竟然在开玩笑呢?
  李白却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是怎么了?荀青。我可看不惯有人踩着无辜者作威作福的样子,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的话,给我多做两顿牛肉怎么样?”
  “……”
  荀青无奈的看着他许久,沉默着,最终叹息,“这几天,我可能没有时间给你做牛肉了。”
  “要照顾卢公么?”
  “不,卢公那里有弟子服侍,也还有很多名医每天察看,用不着我操心。像我这样的派不上什么用场的闲人,正好有点空,而且时间还紧……”
  荀青说了半天,只感觉自己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没说清楚。
  到最后,惭愧的低下头。
  “我只是打算……再努力一下。”
  说完之后,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太过于不自量力,赶忙解释:“不,我的意思是,总要有其他的人可以站出来,如果被乌有公得逞的话,大家就再也不能翻身了。况且,新坊诞生这么好的机会……”
  “好啊!”
  他还没说完,就被李白打断了。
  “可以呀,荀青,新坊……你这家伙现在想事情够有胆量的嘛!”
  李白感慨的拍着他的肩膀,仿佛从不觉得他在异想天开一样,满怀着期待:“那你可要好好加油了啊!”
  “明天我就去找大长老,我当了这么久的工具人,总该支持我一下了!”他兴奋的计划着:“放心,难得你勇一次,到时候我一定会拉一大把人来声援你们的!”
  “呃……”荀青汗颜,“没必要那么夸张吧。”
  “总之,发动一切力量就对了!”
  李白当即拍板:“就这么说好了!”
  荀青站在原地,沉默许久,由衷的感激:“谢谢你。”
  在长安这么冷酷的地方,竟然有人愿意为一群素不相识的人,主动跳进麻烦的漩涡里,冒着生命危险,却没想过任何的回报。
  相比之下,他简直惭愧的无地自容。
  “这本来和你没有关系的,李白,你也没必要跳到泥潭里来。”
  “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啊。”
  李白理所当然的回答,“这也并不是和我没有关系的事情。”
  他按着自己的剑,认真的说:“如果有人羞辱了你,那么他就是在羞辱我了。如果有人想要让一群无家可归的人失去希望,那么他就是我的敌人。”
  “所以,不要担心。”
  他露出愉快的微笑:“我不会害怕,害怕的应该是他们才对。”
  漫长的沉默里,荀青愕然的看着他,无言以对。
  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因为听上去实在太蠢了……
  完全没有考虑过后果和危险,脑子一热就往坑里跳,跳完了之后还要关心自己刚才的姿势优不优美,协不协调。
  如果天上要下雨,那要不要顺势在坑里洗个澡?
  倘若雷霆万钧,为何不赋诗一首?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存在?
  可更令人疑惑的是,自己又为什么会和这样的家伙成为朋友呢?
  还有刚刚的那些话……
  如果放在以前,自己可能早就逃跑了吧?
  不需要有什么人受到伤害,只要听说了鹿角出现了,就一定会跑的远远的,丢盔弃甲,就连老师的工坊都没有勇气留下。
  可这一次,他竟然出乎预料的,没有感觉到害怕。
  反而因此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都是被你这个家伙传染了。”
  荀青自嘲的笑起来,用力的拍了一下李白的肩膀,转身向楼上走去。
  “你去哪儿啊?”李白不解。
  “睡觉!”
  荀青摆手:“从明天起就要重新开始忙活了,难道还不抓紧时间补个睡眠么?”
  他要睡到自然醒。
  管他会不会天崩地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