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妙笔计划:青莲剑歌 > 章五·挑战

章五·挑战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白揉了一下眼角,感受到一阵不安,俯身探看。
  这一次,他好像终于看到了什么。
  那个就连幻觉还是什么都无法确定的身影,又一次出现了。
  当摇曳的烛火之光落在了它的身上时,却无法照亮它的轮廓,只在垂帘之上留下了一个残缺的轮廓。
  好像隐匿在人群中的怪物,一步步的向着那个老人靠近,却无人察觉。
  当它抬头,便有两行狰狞的鹿角从颅侧延伸而出……
  “鹿角!”
  李白咆哮,顾不上惊扰这一场绝美的演出,不假思索的踢破了围栏,在巨响和惊呼中从二楼扑下。
  在那一瞬间,九霄馆内,所有的灯火齐齐一颤。
  那些被精准截断的灯芯在此刻终于燃烧殆尽,一丝残光颤动着,消失不见。
  黑暗骤然袭来!
  所有人惊慌的呼喊中,唯有那些机关舞姬和傀儡歌者们依旧狂舞不休,那些舞动的风声,低沉的声响里,骤然有凄厉的尖啸迸发。
  就像是长夜之中骤然迸发的雷霆那样,呼啸着向前。
  是鹿角!
  难以想象,在着这黑暗里竟然还潜藏着如此可怖的力量。
  十步之内,便是惊鬼骇神的一刺!
  钢铁破裂的声音不绝于耳,所有阻拦在前方的傀儡都被那呼啸的力量所贯穿。
  可紧接着,有铁光自鞘中跃出,横扫!
  李白感觉自己好像劈斩在了催城破墙的巨箭之上,仓促之间竟然险些没有握住手中的剑,可那蓄势已久的一刺终究是被他拦住了。
  在这短暂的黑暗中,他侧耳聆听,可是却再难以从无数杂乱的呼喊、脚步声和哭叫中听见属于鹿角的足音。
  只能握着剑,拦在卢公前面,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哪怕鹿角可能已经走了。
  任何刺客都不会在有可能暴露的情况下动手,一击不中,远扬千里,才是真正最稳妥的方法。
  黑暗中的窥伺必须充满耐心,毫无行迹。
  而阳光下生活的人便会惶惶不可终日,直到有一天,终于露出破绽,便可以从容的递出一击,然后转身离去,再度消失在黑暗里。
  但不知为何,李白却感觉,鹿角还没有走!
  或许只是猜测,或许是在刚刚那一击的碰撞中,有了所谓的直觉:鹿角不会善罢甘休,既然他已经给出过警告,那么就一定要在目标触犯了警戒之后,予以惩罚。
  他一定要将卢道玄杀死在这里!
  李白握紧了剑柄,骤然听见了黑暗里再度传来的风声。
  左边?右边?
  不对,是上面!
  接连不断的钢铁碰撞声从黑暗中迸发,火花飞舞,却没有照亮那一道古怪的阴影,就好像在和看不见的敌人做斗争。
  每一击都要小心翼翼,绝不敢轻易的行差踏错。
  “荀青!”
  李白怒吼:“点灯!!!”
  在那之前,角落中的机关师就已经本能的扑向了熄灭的灯台,顾不上重新接续灯芯,他直接将灯油撒在自己的袖子上,然后奋力的摩擦着火引,点燃。
  在那之前,有凄厉的呼啸再次从空中迸发。
  鹿角再动!
  一旦光被点亮,那么今日的刺杀便将告以失败。
  这一次,他再也不顾惜。
  而作为回应的,乃是呼啸的剑气。
  宛如青色的莲花绽放那样,在无人窥见的黑暗中,数十道碰撞的声音接连迸发。
  “在这里!”
  李白瞪大眼睛,踏前一步,向着侧方无人的黑暗里刺出。
  剑刃和什么迅捷的东西碰撞在一起,擦出一缕刺目的火花,像是刺中了什么。
  在那一瞬间,荀青的衣袖终于被点燃。
  火光升腾,照亮了一切。
  李白愣在原地。
  鹿角已经消失不见。
  只有一片哗然和惊叫的声音从四周响起,随着琵琶弦断的声音一起。
  当李白缓缓回头时,便看到卢道玄手中碎裂的琵琶,还有胸前缓缓渗出的鲜血。当琵琶的碎片从他的手中滑落时,老人终于从迷茫中醒来,眼眸低垂。
  “原来如此……吗……”
  他想要说什么,可紧接着,便有大量的鲜血从口中溢出。
  自惊恐的呐喊声中,卢道玄无声倒地。
  一直到傍晚的时分,李白才终于从大理寺走出来。
  得益于诸多人证和一位叫做上官的贵人担保,李白没有被当做刺杀卢道玄的刺客关押。虽然再次被狄仁杰警告不要胡乱搀和长安之事,可他还是第一时间赶到了崇仁坊的工坊。
  工坊里一片混乱。
  大厅里挤满了人,都不安的徘徊或者坐在地上。弟子和亲朋们,乃至受过道玄公恩惠的遗民们都汇聚在一处,甚至门外的街道上。
  不安的等待。
  “荀青,”李白一进来就直奔他过去。只见荀青眼眶涨红,勉强挤出一个“你出来了就好”的苦笑。惶然失措的荀青见到李白,就好像找到主心骨,抓住他的手,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来。
  他的眼眶是涨红的,可终究没有不像话的流眼泪。
  只是勉强的笑了笑你。
  李白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
  直到静室的门终于开启,双手的血色未曾洗净的大夫从其中走出来,助理的学生们端来铜盆给他洗干净双手,然后才坐在椅子上喘气。
  有人端上水来,可上了年纪的大夫却摆了摆手,并没有再掩饰,直白的说道:“仰赖李白小友的保护,卢公虽然受了重伤,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大家暂且安心。”
  “可为什么……为什么卢公还没有醒?”
  “……毒。”
  大夫沉默片刻之后,回答道:“虽然只是肺腑受创,但毒素却深入骨髓。卢公上了年纪,原本就体弱,我不敢用虎狼之药,只能用洗血方法缓解,但能不能醒来,还要看他的运气。”
  他低下头:“抱歉,更多的,老夫也无能为力了。”
  “如果醒不过来的话……”
  “那便药石无医。”
  大夫说完之后,羞于再面对诸多故友,低头匆匆留下了几个药方之后,便掩面而走。
  一直以来受到卢公这么众多的庇佑和帮助,可如今轮到自己了,却无法报偿曾经的恩德,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惭愧的呢?
  短暂的寂静里,李白看到了荀青苍白的脸色。
  年轻的机关师瘫软在了椅子上,像是被夺走了所有的力气。
  在老师从事故中去世之后,是卢道玄不求回报的栽培他到现在,在他心中,老人无异于自己的至亲。
  如今最后的亲人生死难料。
  已经令他快要承受不住了。
  喧嚣和混乱里,大厅里有人吵闹了起来。
  李白想要劝阻,可是却连争吵的是谁都不知道,也无法劝解,只能和黎乡一起陪在荀青的身边。
  很快,混乱扩散。
  李白听见了怒斥和辱骂的声音。
  一个狼狈的身影从后舍中走进前厅,背着自己的包裹,向着门外走去。
  有见到的弟子,顿时怒不可遏:“辛童你这个狗东西,竟然要跑了么!”
  “对,没错。”
  辛童的脸色灰败,握着包裹的绳结,低头说:“一直以来,感谢诸位师弟和兄长的教导,我要走了。”
  荀青呆滞了许久,没有想到,这个一直以来追随在卢道玄身旁,被他视作接班人和传承者的大弟子竟然在这个关头要跑掉了!
  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他从椅子上撑起身体,推开了前面阻拦的人,一把提起了辛童的领子,怒吼:
  “你对得起卢公吗!”
  “当然对不起啊。”
  辛童移开视线,看着旁边,只是沙哑的说:“我怕了,不行吗?”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竟然还有道理么!”
  荀青再克制不住自己的恼怒,挥拳相向,一时间大厅里越发的混乱。
  在扭打之中,辛童的包裹掉在地上,里面只有几件旧衣服和一套用了很多年的工具落出来,还有一辆碎散的银子,除此之外,竟然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不知道有多少看不惯他的弟子趁乱狠揍了他一顿。
  此刻的他鼻青脸肿,被扶起来的时候已经站不稳。
  可神情却毫无怨愤。
  只是弯腰收拾起了自己的衣服,擦拭着脸上的鲜血:“我知晓诸位对我这个狼心狗肺之徒多有唾弃,在下也无意推诿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