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妙笔计划:青莲剑歌 > 序·高墙内外

序·高墙内外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官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将他一路送到了门外。
  “今天多谢你借我个避雨的地方了,回头再请你喝酒。”
  李白挥手,可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你果真能随意入宫?”
  上官颔首:“果真。”
  “那你能下次帮我带点酒出来么?”李白期待的说:“听说皇帝喝的酒都入口绵柔不上头,真的假的?”
  “……”
  上官沉默了许久,用敬佩的眼神端详着眼前的文友,长叹:“盗窃御物,也是死罪啊,太白兄!”
  “啧,宫里死罪怎么这么多的?那算了。”
  李白遗憾摆手:“上官老弟保重。”
  “保重。”
  上官站在门口,目送着李白走远,直到他和路口等待的少年回合,揉着那盲人少年的头发,拦着他离去,才长叹一声,转身上了一辆马车。
  马车绝尘而去,消失不见。
  “今天怎么样?”
  李白接到了等候许久的黎乡之后,看了一眼抱着琵琶的少年,确定没有遭受欺负的痕迹之后,才点了点头:“没有人找茬?”
  “李白先生你这是哪里的话。”黎乡笑了起来,微微摇头:“上官先生介绍的工作,没有人欺负我。”
  “那下次咱们请那个家伙吃饭好了,不知道他能不能自己带酒来。”
  李白捏着下巴想了半天,才忽然反应过来:“为什么总是叫我先生啊?听上去好生分啊。”
  “嗯?称呼老师的话,不应该就是先生么?”
  黎乡疑惑的问:“以前荀青哥哥给我启蒙的时候,我也是叫先生的啊。”
  “我哪里当的了老师啊,不过,荀青那个家伙遇到一个不叫自己狗老师的人,说不定也会热泪盈眶吧?”
  李白摇头,想要纠正又纠正不过来,就只能放弃。
  就在两人闲聊的时候,黎乡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
  “怎么了?”李白问。
  “前面……”
  少年空洞的眼眸抬起,看向人群之后:“有很多人在打架。”
  现在,隐隐的喧嚣和怒喝才传来。
  在街道的正中央,两伙不知道哪儿来的游侠儿正闹成了一团,完全把路堵住了。周围的人也见怪不怪,远远的站着看热闹。
  “啧,晦气。”
  李白摇头,牵着黎乡转身:“咱们换条路回去。”
  这些日子里,长安城里的斗争眼见的变多了。
  就好像一个油桶一样,稍微多一颗火星就会立刻烧起来,空气里漂浮着一股子焦躁的气息,很多人因为一点点小事都会闹的不可开交,还有想要吃白食的家伙把他们家门口胡辣汤的摊子都掀了,令李白分外的不快。
  狠揍了好几次那帮无赖之后,才帮摊主大叔出了口恶气。
  纠其根本,还是因为新的坊市即将诞生。
  尤其,根据虞衡司的推算,这一次诞生的将会是一个大型的生活坊市——能够容纳十几万人生活和居住的地方。
  在寸土寸金的长安,再没有什么能够比这更代表利益了。
  因此而引发的斗争源源不绝。
  据说道玄公这些日子也在忙这件事,而荀青也在义无反顾的帮忙,甚至连自己的工坊收拾工作都顾不上。
  对于在夹缝中生存、无家可归的大崩落遗民来说,再没有什么比“家”的存在更珍贵了。
  饮水、食物、阳光和房屋。
  一天没有正式的坊市户籍,他们就一天没有容身之处,只能像是过街老鼠一样,呆在阴暗的棚屋里,拼命打工赚钱,缴纳高额的税赋。
  如今一个机会摆在他们的眼前,没有谁会无动于衷。
  哪怕是李白这样的局外人,也被他们的热情所感染,忍不住想要帮点忙。
  但他终究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今天也是白跑了一天么?”黎乡察觉到李白郁郁的心情,关切的问。
  提起这个,李白就忍不住叹气,头疼。
  他在上官那里避雨之前,一直都在光德坊里找人。
  在长安的生活坊市里,都活跃着形形色色的人物,他们根据种族和来历,分别都居住在不同的坊市中。
  就比方说怀远坊,就是混血魔种聚集的所在,听说狄仁杰身边的小家伙,那个叫元芳的,家也住在那里。
  而光德坊里最多的……便是像李白一样的云中人。
  作为外来的旅者,倘若想要长居的话,绝大多数人都会前往各自同族居住的坊市,拜见坊主之后,安家落户,或者得到暂时的歇脚处。
  李白虽然暂时可以在朋友家蹭吃蹭喝,但如果有来自云中的商队帮忙,自己的困境或许就能快些解决了。但李白没有想到,找到光德坊的坊主、被这里的云众人尊称为“大长老”的人,过程是如此不顺利——他每次去拜访,大长老都出门不在。他都怀疑那个老头儿是不是在刻意的躲着自己。问题是自己也没搞什么事情啊,难道是自己时剑双绝,让那老头儿嫉妒了?
  有可能……
  就在胡思乱想中,他的脚步忽然一顿,拉住黎乡,没有再往前。
  “怎么了?”
  黎乡问。
  “没什么,前面有人掉河里了。”李白平静的说。
  “哦。”
  黎乡点头,握着李白的袖子,跟着他绕过了汇聚的人群。
  只是在路过的时候,李白忍不住往里面看了一眼。
  那个满脸是血,手握着长刀的匪徒,还在冲着周围咆哮。
  可在鸿胪寺官差的围捕之下,这个胆敢抢劫金铺的家伙已经无路可逃。没过多久,就被几个差人冲上去压倒,戴上了枷锁。
  他还有几个同伙,想要挟持平民,已经被吃过亏的鸿胪寺差人当场击毙了。
  每一次坊主选举的时候都会这样,那些浪迹街头舞刀弄剑的游侠和恶汉们好像被驱驰的疯狗一样,咬成一团。
  还得其他人也不得安生。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李白听见有人轻声叹息。
  前方,传来越发喧嚣的呼喝声。
  他皱起眉头来,牵着黎乡想要避开,可看了一眼之后,就挪不动脚了。
  “嗯?有人在打架么?”黎乡好奇的侧耳。
  “是啊。”李白颔首。
  “要看么?”黎乡问。
  “我想看看。”
  李白抬起眼睛,望向人群深处。
  那个被拦在路边的中年男人。
  配着剑,穿着鲜艳红衣,招摇过市,但又胡子拉碴的不修边幅。袒露着一边手臂,露出大半个胸膛,另一只手却揣在怀中。
  似醉似醒的样子,宛如花街浪客一般,
  那一股脂粉的气息,隔着很远都能从风中闻得到。
  在长安城里,有不少浪荡花街青楼的人都喜欢这样打扮,但都在模仿着同一个人。
  长安城内最有名的剑客,从无败绩的‘庶人之剑’,被誉为长安第一的那个男人。
  ——姬仙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