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妙笔计划:青莲剑歌 > 章八·黎乡

章八·黎乡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等他凑近了,才看清楚,少年空洞的眼瞳。
  一片苍白。
  这个孩子,是个盲人……
  “这位先生,请问怎么称呼?”黎乡疑惑的侧耳向这边来。
  “李白。”
  “那么,多谢李白先生。”
  那少年俯身,端正的行礼,一丝不苟,比荀青那个家伙只会哭喊的样子强了不知道多少。小小年纪,竟然就像大人一样成熟了。
  再加上那一双什么都看不见的眼睛,想象不到,究竟吃过多少苦头。
  李白摇头,无声轻叹。
  “李白先生你和荀青哥哥怎么会来这里?”
  黎乡好奇的问,“是来救我的么?”
  荀青顿时一滞,臊的脸红。
  “抱歉,我也不知道你被卖到这里,我们来这儿,原本是想调查季献那个狗东西的,没想到差点被抓。这次没你的话,我们就惨了。”
  “哪里的话,两位也救了我啊。”
  黎乡满不在乎的摇头,抱着自己的琵琶,轻盈的笑容满是庆幸和感激,“我还以为我会被饿死在这里呢。”
  “都差不多。”荀青沮丧摇头:“现在门都被封了,还有幻术,我们也逃不出去了,还连累了你,如果被他们知道你帮了我们,一定……”
  会死。
  只是想到这样的结局,他就快要喘不过气来。
  尤其是还连累了李白和黎乡……
  “别怕,还没到灰心丧气的时候呢。”
  李白笑起来,拍了拍他和黎乡的肩膀,郑重的说:“放心吧,你们一定不会有事。”
  那个少年抱着自己的剑,嘴角的草根微微挑起,回眸向他们保证:“我会保护你们的!”
  不论发生任何事情。
  他都不会让无辜者在自己的眼前死去。
  “……我知道一条或许能出去的路。”
  寂静里,黎乡抱着自己的琵琶,怯生生的说:“还可以走暗门,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进去。”
  两人愕然。
  “你怎么知道?”
  “大家都以为我是个瞎子,所以做事情的时候从来不瞒我。可我耳朵很灵,都能听得清。”黎乡苦涩的摇头:“原本我是想从暗门跑的,可是我没有眼睛,只能藏在车里混出去,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抓到了。”
  “就算是有暗门,找不到也没用。”李白叹息:“外面现在全都是幻术,根本……”
  他还没说完,愣在了原地。
  呆滞的看向眼前的孩子。
  幻术?
  天底下,还有什么幻术,骗得过一个盲人呢?
  倘若从一开始就看不见的话,那怎么可能被眼前的东西所欺骗?
  短暂的惊愕之后,他低头,仔细的端详着眼前的孩子,难以克制自己的惊喜。
  许久,蹲下身,认真的问:“你不害怕么?万一出了什么闪失的话……”
  “再可怕,也比不上被锁在这里当一辈子奴隶了。”
  黎乡摇头,“况且,李白先生不是说要保护我们么?我不会害怕。”
  “那么,可以请你为我引路么,黎乡?”
  李白郑重的伸手,按着这个孩子的肩膀:“赌上我的命,向你保证——你一定能够自由!”
  寂静里,那盲眼的孩子愣了许久,感受到肩膀上手掌的热度,用力点头。
  “嗯!”
  李白从来没想过,幻术破解起来竟然能这么简单。
  原本他们不论如何都走不出的铜镜迷宫,在黎乡的摸索和带领之下,左拐右拐,轻松无比的走了出来。
  甚至得益与他敏锐的听觉,他们一路上竟然根本就没有碰到几个阻拦者。
  有的时候人还没有走过来,还在两条走廊之外,就已经被黎乡所察觉,带着他们躲进了房间和门后。
  偶尔有两个绕不过去的,也被李白装作醉酒的客人瞬间击倒,然后荀青麻溜的往嘴里塞上抹布捆起来,丢进其他空房间里。
  很快,走到了走廊的尽头,面前的一度墙壁,再无一物。
  “走错了?”李白皱眉。
  “没有,就在这里。”黎乡伸手,摸索着墙壁:“这里应该有一个暗门才对,可是我不知道在哪里。”
  “等一下,这个样式的暗门,我看看,应该是这里?”
  荀青挽起袖子凑上去,摸索了片刻,最后视线落在了一扇巨大的铜镜前面,伸手敲了敲,便传来了空洞的声音。
  等他抓住了蜡烛架用力下压时,便有一阵低沉的摩擦声从铜镜之后响起。巨大的铜镜竟然整个翻转了过来,露出背后幽暗的走廊。
  一阵阵风从黑暗中吹来,令李白眼前一亮,他已经听到了其中遥远的回音。
  “荀青,干得好!”
  李白拍着他的肩膀,向内部探看,发现暗门之后的通道竟然宽敞的让人吃惊,足够三人并行。
  而且,往前走了一截之后,才发现,空间也大的不可思议,竟然隐隐通向了云间楼的各个要害。
  甚至,深入地下!
  越是向下,空间就越是庞大,看到人生活留下来的痕迹就越来越少。
  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庞大的机关和零件。
  就好像,穿行在一架巨大的机器中一样。
  在李白计算过高度之后,才发现他们已经渐渐的穿过了长安的表层,进入了它的‘内侧’!
  “那个家伙竟然连坊市的机关传动层都敢挖!”
  荀青的脸色铁青:“这完全是在拿着长乐坊的所有人的命在开玩笑!”
  如果说长安是一座前所未有的巨大机关的话,那么坊市便是它身上一个个巨大的模块。同这古老的都城相比,一切机关师的作品都渺小如尘埃。
  维护长安的运转是每一个机关师义不容辞的义务,同时,保护它免受破坏也是在成为机关师第一天就要写入机关师一生的职责。
  只可惜,长安的存在太过于庞大和古老了,庞大到这么多年以来,无数机关师费尽心思的探索也不过是将它解明了十之一二。古老到就算是最早的记载,也未曾揭开这一座城市的神秘面纱。
  在经历了无数惨痛的教训之后,机关师们发现,长安并不需要他们维持和保护。因为不论遭遇什么样的灾害,长安都会依旧存在下去,永不动摇。遭遇毁灭的不过是他们这群擅自想要开掘出古老黑暗的探索者而已……
  久而久之,甚至出现了名为‘地下世界’的禁忌。
  哪怕荀青知道,季献这么做也损伤不了长安的九牛一毛,可如果稍有差池的话,整个长乐坊恐怕都会受到波及。
  作为一个经历过大崩落的受害者,他打心底无法接受这样的行为。
  更何况,这么做的,同样是经历过大崩落之惨痛的季献!
  “那个混账东西!”
  他咬着牙,正要痛斥,却听见了身旁盲人少年黎乡的困惑呢喃:“好臭的味道……”
  不知何时,脚下的触感也不再是坚实的钢铁,而是变得柔软起来,像是土壤。
  一片昏暗中,远方吹来了带着阵阵诡异臭味的风,风里夹杂着树叶摇晃一般的声音,令他难以置信。
  倘若闭上眼睛的话,他甚至觉得自己忽然来到了一片农田之中。
  可在头顶若有若无的微光照耀下。
  这个宽阔的地下空间里,竟然只有一条狭窄的通路,都已经被种满了密密麻麻的作物。一阵微风吹来,便有潮音版的沙沙声响起。
  无数色泽妖艳的花朵随风舞动着,阵阵起伏,宛如海洋。
  一阵阵诡异的臭味扩散。
  令人作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