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妙笔计划:青莲剑歌 > 章八·黎乡

章八·黎乡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云间楼,一条狭窄昏暗的走廊里,李白和荀青听着外面扩散的喧嚣,余悸未消。
  他们根本没有顺着通风管道爬多远,在逃出一段距离之后,就跳了下来,混进人潮里想要跑路。可云间楼的前后门竟然已经被封了,他们无可奈何,只能往上躲。
  一片昏暗中,李白听到荀青剧烈的喘息,余悸未消。
  想到他刚刚奋不顾身来救自己的样子,他就顿时一阵感激,用力的拍了一下荀青的肩膀:“多谢你啊。”
  荀青眼惭愧的摇头。
  他倒是宁愿李白骂他两句,心里还能舒服一点。
  但没有给他们更多的时间去喘息了,远处再次有脚步声响起。
  李白和他对视了一眼,再次开始了逃亡。
  诺大的云间楼,此刻依旧沉浸在混乱的余波中,走廊上杯盘狼藉,还有不少珍贵的酒器随地丢弃,让李白大感可惜。
  如果非要让他找这里的一个优点的话,那就是酒真的很不错。
  但除此之外,根本一无是处。
  看似金碧辉煌,实际上却除了堆砌金银之外毫无任何的亮点,处处奢华的陈设除了铜臭之外根本就什么都凸显不出来。
  尤其是它经营者的糟糕品位已经渗入到了每一个部位,到处都是巨大的落地铜镜,映照着每个人的面孔,折射出的光就变得缤纷七彩。
  就好像随时随地都打算欣赏自己的面孔一样,弄的人烦不胜烦。
  相比之下,他反而更喜欢卢道玄那个老头儿的工坊。每一处死物中都透露出生机的美感,所有的机关都像是被雕琢出魂魄一样,活灵活现。就连工坊本身每时每刻也都处于变化之中,仿佛有无穷尽的模样,恰如这一座长安。
  但如今,他和荀青越是前行,就越是感觉到不对。
  彼此相顾时,难掩困惑和愕然。
  因为他们兜兜转转,所见到的东西竟然完全一样,不论怎么走路,到最后竟然都只是徘徊在同一个地方。
  同一个破碎的酒杯,李白已经看到第三次了!
  “幻术!”
  李白压低了声音,环顾着周围那些浮夸的铜镜时,终于恍然大悟。
  就好像在云中荒漠中常常出现的海市蜃楼,还有荒凉古城中让人无法走出的鬼打墙一样。整个云间楼,所有的铜镜,竟然都是幻术的支点!
  除非将所有的铜镜破坏,否则他们这些不知诀窍的外来者根本就走不出去,只能像是网中的鱼一样,一点点的被束缚在其中。
  可此刻再发出响动,也根本来不及全部弄碎,也只能吸引到那些搜查者的注意!
  当他们再一次来到一条死胡同的时候,周围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
  “喂!你去搜那边,我去搜这边!都仔细一点!”
  有人高声下令,然后低沉的脚步就向着此处走来,一间房一间房的仔细翻找。
  荀青的脸色惨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安心。”
  李白挡在他的前面,依旧平静的安慰他:“大不了我带着你一路冲出去……他们拦不住我。”
  荀青黯然颔首。
  他见识过李白的剑术,不怀疑他的能力。
  只不过,到时候恐怕取证的希望就彻底报销了。如果让季献有了准备,恐怕再难抓住他的马脚。
  又给他搞砸了!
  好不容易抓住季献那个混账的马脚,好不容易能够给那个孩子报仇,结果又给他搞砸了!就好像从小到大他搞砸的所有事情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
  他已经不知道怎么面对李白了。
  “这一次搞砸了,下一次就要注意,人生在世总要搞砸一点事情,所以哪怕搞砸了也没关系。”
  李白回头,看了他一眼。
  那个少年的神情如此平静,告诉他,“这不是你的错。”
  荀青低下头,已经快忍不住哭出来。
  可在这里的不止是朋友,还有他的敌人,不论怎么样,都不能在那些家伙面前落泪,就算是死……
  就在脚步声不断迫近的时候白,李白却忽然听见身后的细碎声音。
  有一扇紧闭的门忽然开了,阴暗之中,有人向着他们招手。
  “这边……”
  来不及细想,李白抓住荀青,冲进门后。
  门刚刚关上,就听见一阵脚步声迅速的接近。
  “这个地方怎么还开过?不是废弃很久了么?”
  巡查的护卫戒备起来:“喂,里面有人么!”
  寂静里,却有一连串锁链摩擦的清脆声音响起。
  在黑暗的房间里,那个蜷缩的人影活动了一下手脚,拖曳着铁链,声音稚嫩又轻柔:“六哥,我在里面……能放我出去了么?”
  门开了一隙。
  外面,拔剑的护卫警戒的看向里面,只看到空空荡荡的杂物间,还有角落中那个被关起来的孩子。
  门后,藏身的李白下意识的捂住荀青的嘴,甚至听见了他心脏狂跳的声音。
  “是你小子?”
  护卫看清了之后,冷笑了一声:“得罪了嬷嬷,你好好呆着吧,等嬷嬷气消了再说……有没有听见什么人过去?”
  “没有。”那个孩子摇头,“我一直在睡觉。”
  “切。”
  护卫甩手关上了门,不快的远去了。
  死寂里,李白长出了一口气,稍微松懈了一些。
  只感觉手中一沉,才发现,荀青这个不争气的家伙,竟然晕了过去?
  被吓得。
  别说他,李白自己都余惊未定。
  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孩子要帮他们?
  仿佛察觉到李白锐利的视线,昏暗中,那个带着镣铐的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年抬头,向着他们的方向看过来,沉默片刻之后,忽然轻声问:
  “是荀青哥哥么?”
  李白皱眉,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碰到荀青的旧识,把那个晕厥的家伙扛起来,低声问:“你们认识?”
  “以前我们经常在道玄公的府上见面。”那个少年撑起身体,摸索着,抱起琵琶走进了两步:“他怎么了?”
  “呃,大概……是被你吓晕了吧?”
  李白挠头,又是掐人中,又是奋力摇晃。
  过了好久,荀青才回过气儿来。
  脸色苍白,想要惊叫。
  被李白眼疾手快的捂住嘴。
  借着微光,他看清了眼前的少年,瞪大眼睛。
  “你,你真的是黎乡?”
  荀青认出了这个身世可怜的遗民稚子:“等等,你怎么在这儿?刚刚不是我看错?”
  看到那孩子手脚上的镣铐,还有布衣下面的手腕上的淤青,顿时脸色铁青:“谁打的?你叔叔那个狗东西?”
  黎乡微微的缩了一下手,“我想要跑出去,被嬷嬷发现了。”
  “你缺钱可以找我啊,找道玄公啊,他肯定不会放任不管。”荀青恼怒的问:“为什么要来这种鬼地方?”
  黎乡沉默了很久,低下头:“是我叔叔赌光了钱,把我抵押在这里……”
  “那个王八蛋!”荀青大怒。
  李白——也一阵呆滞: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人为了一点钱,出卖至亲命,把自己的侄儿卖进魔窟里!
  “别怕,我这就带你走。”荀青低头,奋力的扯着地上的锁链。
  眼看他拽了半天无济于事的样子,李白摇头,伸手拔剑,铁光一闪而过,缠在少年手腕上的枷锁便无声而断。
  原本他还做好了少年吓一跳的准备。
  可是却没想到,剑刃紧贴着手腕这么扫过去,黎乡竟然茫然不觉,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