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妙笔计划:青莲剑歌 > 章四·道玄

章四·道玄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公道和我无关,那是鸿胪寺才有的东西。”
  老人冷漠摇头,“这世道,想要活得好,同情就不能挥霍,要留给更重要的人。
  你也应该清醒一些,小子,死人在长安城里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每天都有,每时每刻……难道每一个你都要管?”
  “遇到了,当然要管,难道捂住眼睛当做看不见?”
  李白毫无动摇,昂然回答:“有个懦夫想要杀死我,可是却不敢面对自己的对手,反而牺牲一个无辜的孩子……
  老先生,我只是想知道这是谁干的而已。”
  “然后呢?去惩一时之快?”
  卢道玄不屑的冷笑:“我懂你的想法,李白,对吧?你很年轻,很有勇气和天赋,你佩着剑,或许剑术高超,所以你什么都不在乎。
  你想要搅合进麻烦里,你觉得别人都应该和你一样……可老头子有家有口,还有这么多人讨要生活,我不可能抛下所有人陪你去赌。”
  李白皱眉,可是却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他叹息一声,起身拱手,正准备转身告辞,却听见荀青颤抖的声音。
  “可是,可是人命关天啊,道玄公!”
  在那里,低着头的机关师鼓起勇气,“难道充耳不闻便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么!”
  “总好过卷进是非里去!”
  老人大怒:“你以为我把你保出来花了多大的功夫,难道就不能听一次话么,荀青!”
  “可我已经卷进去了啊,道玄公!”
  荀青的声音尖锐起来,失去了语调,沙哑祈求,“这是我自找的,就当是我自寻死路吧。这是我犯的错……如果不是我的话,那个孩子……那个孩子……”
  “就算没有你,他也会死,荀青,这世上不尽人意的地方难道还少么?”卢道玄怒斥:“不要管那些和你无关的事情!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
  “那为何当初事故的时候,道玄公会救我!”
  荀青愤怒的打断了他的话:“像我这样不成器的东西,就让我随老师一起被烧死不更好么!也不会有今日的麻烦!”
  老人愣住了,陷入沉默。
  就好像,不知如何回答一样。
  愕然。
  反倒是在寂静里,荀青渐渐愧疚,一时的气愤过后,才发现自己究竟说了什么。
  “对不起,道玄公,我只是……我只是原谅不了自己……”稚嫩的机关师耷拉着头,起身,沮丧的抱歉:“道玄公你帮了我这么多,反倒是我,不该将麻烦带到这里了。”
  “就非要执迷不悟吗,荀青。”老人失望的摇头,“你已经是机关师了,是有自己的未来的人。
  好不容易泥塘里爬起来,为何还要回到泥塘里去?”
  荀青摇头,自嘲一笑:“道玄公,像我这样的人,如果不是运气好,有老师,有你的帮助,又怎么可能有成就呢?
  我和那个孩子没有什么不同,我们都是泥塘里的草芥。”
  荀青深深的俯首道别,“对不起,道玄公,如果不能为他偿还公道的话,我一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
  沉默里,他听见老人的声音。
  “王车儿。”
  机关椅之上,老人疲惫叹息,说出了一个名字。
  荀青一愣,茫然不解。
  “王车儿,长乐坊一个拐孩子的人蛇。”
  他没有理会荀青,而是对着沉默的李白说:“乞讨的孩子,都是被他管着的,如果你们想要找什么线索的话,就去他那里找吧。
  我能帮你们的,就只有这么点了。”
  没想到这个如此固执的老人竟然会选择伸出援手,李白恭谨抱拳:“多谢道玄公。”
  “哈,现在就不叫老先生了?”
  卢道玄摇头,自嘲的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你们走吧,我想要静一静。”
  可在他们离去的时候,却又忍不住抬头,喊住了荀青。
  荀青回头,便看到了卢道玄苍老的面孔。
  “阿青……人活着,难免会犯傻,年轻人尤其如此。”
  那个老人看着他,饱含期冀:“这个世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后悔了的话,记得一定要回来。老朽这里再怎么样不像话,也会有你一口饭吃的。”
  荀青一怔,只感觉鼻尖一热,用力的点头。
  “多谢道玄公,我省得了。”
  说完之后,他不敢再多留,好像逃跑一样的离去了,只怕自己会哭出来。
  静室里回归了沉默,只有远方的工坊里传来了永不停歇的轰鸣。
  老人落寞的闭上了眼睛。
  无声叹息。
  在离开工坊之后,荀青一直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的。
  只是想到自己刚刚对道玄公说的那些放肆话语,他就忍不住自责,为何会不知廉耻,说出那么丢人的话。
  如果没有他,自己早就在工坊里被烧死了……哪里还会有今天呢?
  “刚才你很厉害呀。”
  李白忽然说:“没想到你竟然能说出那样的话。”
  他端着不知道哪儿买的糖炒栗子,吃得碎渣满身,看上去分外没什么诚心,令人更加沮丧起来。
  “厉害什么啊。”荀青无奈叹气,“只不过是口无遮拦而已,我肯定又让道玄公伤心了。”
  “不对啊,荀青。”
  李白摇头,神情郑重:“有的时候,人能够将心里的话说出来,就是了不得的勇气了。”
  “这种勇气难道有什么用么?”
  “当然啊。”
  走在前面的李白脚步微微停顿,缓缓回过头来,神情那么郑重,眼神也变得锋锐起来:“荀青,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有人说谎么?”
  荀青愕然抬头。
  “因为谎言是虚假的,就像是画上的霉菌,诗中的败笔。”
  李白轻声说:“只有不能面对自己的人生,才回去巧言令色的去进行粉饰自己的过错。可谎言哪怕说的再好,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东西。
  它或许能得到一时的慰藉,到最后,却只会害人害己——荀青,倘若什么都不说的话,别人不会知道你想要什么,最后,你就会开始说谎。
  倘若什么都不做的话,就不会有未来这种东西,才会有人自甘堕落,甚至还会编造出很多听起来很有道理的话来欺骗自己。
  那样的人,在云中、在玄雍,在很多地方,我见过无数次。”
  他说,“我讨厌那样的人。”
  荀青,愣在了原地。
  “虽然确实有些狼狈,但我还是觉得应该恭喜你,荀青。”
  那个少年伸手,拍着荀青的肩膀,认真的告诉他:“倘若这个世界上有把握命运的道路的话,那么你已经跨出第一步了!
  因为你具备做出选择的勇气。”
  “……我信你个鬼!”
  荀青白了他一眼,只觉得这个家伙实在是满口鬼扯。可不知为何,却感觉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
  眼看着他吃东西那么香甜的样子,顿时便气不打一处来,劈手夺过了半袋,恶狠狠的塞了两颗进嘴里。
  反正都上了贼船了,干脆先吃个饱!
  然后,到了晚饭的时候,荀青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菜肴,摸着自己被糖炒栗子塞满的胃,流下了悲愤的眼泪。
  吃不下了……
  等李白把一大桌子东西全部扫光,而且还外带了两壶好酒,一路哼着歌儿,和荀青到了地方的时候,荀青悲伤的发现,自己又饿了。
  寂静的长夜里,他的肚子咕的一声,引来李白的瞩目,那种仿佛在看猪精的眼神令他的眼泪几乎快要掉下来。
  可很快,一个冷掉的纸包递到他的面前,装满了食物。
  “吃吗?”李白关切的说:“我还给你留了点。”
  荀青一看,没忍住,差点哇的一声哭出来。
  怎么又是糖炒栗子!
  他从未曾如此痛恨过栗子,可手却不整齐的伸了出去,含泪接过。
  “我吃……”
  他要为长安,消灭掉这个可恶的万恶之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