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妙笔计划:青莲剑歌 > 章四·道玄

章四·道玄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早餐是巷子口板凳上刚刚出锅的胡辣汤配油条。
  油盐浓重,碗里还飘着一片又一片的辣椒,称不上什么绝妙的好味道。荀青原本还担心李白会吃不惯,可没想到李白却动作分块,三下五除二的解决。和他本人白衣如雪的画风分外不搭调。
  荀青才端起碗喝了第一口,还没有从宿醉的头疼中清醒过来,便烫的舌头伸出来。
  “你不嫌烫么?”
  “大家这样吃才爽快,哪里像你,每次都要放凉!”锅子后面的摊主念叨着,又给李白和荀青分别添了一勺:“忙什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你姨还以为你搬走了,整天念叨……”
  “哪里能走啊,房租还欠着呢。”荀青挠头。
  “道玄公那里去过了么?”
  “吃了就去。”
  “那就快点吃,别老让老人操心,记得替我们带个好。”摊主摇头,又给他们添了两个饼子。
  临末了,李白要结账的时候,就被挥手赶了出来。
  “阿狗这孩子从小孤僻的要命,这还是第一次见他带朋友回来……哎,可惜是个男的。这顿算我请。”
  摊主摇头感慨,手里的动作不停,忙活着:“回头记得来照顾生意啊,小子。”
  “一定,下次帮我多放辣椒!”
  李白笑起来,挥手道别。
  一直到上了长安城内的轨道奚车,李白才终于想起来,回头问:“道玄公是谁?”
  “一位长辈,老师去世之后,全靠他的提携,我才考上机关师。如果没有他,我们这帮没有户籍的遗民说不定连个出头的机会都没有……”
  荀青叹道:“他为人很严肃的,等会儿说不定还要被骂一顿,你千万记得态度放尊重一点,如果要说长安城里谁还能帮我们的话,恐怕就只有他了。”
  “这么厉害?”李白疑惑。
  荀青斜了他一眼:“长安所有的机关师里,他至少能排到前十,你说呢?”
  “果然厉害!”
  李白虽然不是很懂,但还是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最后再问:“但他们为什么要叫你阿狗呢?”
  “……”
  荀青的神情一滞,神情越发的挫败:“都是那几个熊孩子闹出来的事情,连先生的名字都能写错,早知道就不教他们读书认字了……搞的大家都开始叫我阿苟。
  李白想了一下,顿时恍然,赞同的颔首:
  “有一说一,确实很苟。”
  “喂……”
  如果长安城的险峻和古怪要排名的话,那么崇仁坊绝对是名列前茅。
  作为机关工坊汇聚的坊市,这里有着长安城最多的机关师,不论是什么时候,贵族还是寒门机关师在这里激烈的进行着角逐和斗争。不论是各种新型的民用机关再到奢靡的机巧造物,每一天都有新型的机关面世。
  而为了彰显出自己的杰出技艺,连机关工坊都千奇百怪。
  而在其中,道玄公的工坊绝对是最奇怪的那个。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八棱锋锐的巨大立方体,可其中却自上而下分割出了数不清的模块,在贯通了地下暗河的水力推动之下,整个工坊的轴心都在无时不刻的转动着,庞大的力量推动无数机关运转,就连整个工坊都在随之回旋。
  当管道中炽热的高压气体从汽笛中喷薄而出时,便迸发悠长而低沉的鸣叫。
  就好像并非冰冷的死物,而是活生生的什么东西一样。
  具备着难以言喻的生命力。
  “这个真是漂亮啊。”
  李白站在门前,仰头凝望着无数运转的结构,赞叹道:“这个工坊,是仿造长安建造的吧?”
  他思索片刻,伸手指向正前方:“那里应该就是崇仁坊了,右边下面这一块应该是我们住的地方,大理寺在右上角,最上面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什么都没有?”
  “那里是未央宫。”
  一个苍老的声音回答:“常人胆敢窥伺禁中,是要被斩首的,小子,你心中连一点敬畏都没有么?”
  “只是高了一些而已吧?”
  李白不以为意:“要我说,有好的东西偏偏关起门来藏着不给人看才奇怪。”
  “看来确实是个胆大包天之徒了。”
  门前面,那个老人冷眼看着两个不速之客。
  荀青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扯了一下李白的衣服,让他不要放肆,恭敬垂首:“道玄公,没想到正好巧遇……”
  “不是巧遇,是我等你们很久了。”
  黑衣的老人甩手,不快的说道。
  他坐在一只长着八足的机关椅上,十指粗糙,白发苍苍,面目之上满是斑纹,也不敷粉掩饰。倘若忽略了周身的机关造物的话,看上去完全不像是高高在上的机关师,反而如同山中砍柴的樵夫一般。
  任谁都无法想象,如此粗鄙的老人,会是长安城中赫赫有名的机关师卢道玄!
  “你的朋友,眼光倒是不错……最起码你小子这么久了也没看出来。”
  老人挑剔的瞥了一眼二人,向着他们招手:“跟我来吧,我有话跟你们说。”
  荀青一脸苦涩:“您都知道了?”
  “我为什么不知道?”卢道玄反问:“前天你被挂在那么高的地方,你以为整个长安谁没看见你?
  别人跟我说我还以为是在瞎扯,结果还真是你回来了。怎么?是嫌老夫费尽心思给你找的职位油水不够丰厚?”
  “哪里的话。”荀青耷拉着脑袋,“只是念着长安的事情,心中难安,所以加班把工作全都做完了,赶快回来,只怕晚了的话……”
  “只怕晚了的话,你老师的工坊被虞衡司收走?”卢道玄嗤笑:“你和你老师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看起来傻里傻气,却总学不会不会放手,难道你还要重蹈他的覆辙么!”
  荀青低着头,没有说话。
  “老先生,你这么说话太过分了吧。”
  李白看不下去了,不顾荀青阻拦的视线,开口辩驳:“路都是自己选的,你总不可能安排他一辈子吧?
  况且,他老师做的机关不也挺厉害么,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不好。”
  “喂……”荀青拉了一下他的衣服,可是李白却没有回头,依旧看着机关椅上的老人。
  等待回音。
  直到沉默的最后,卢道玄摇头,却忍不住无奈的叹了口气。
  “竟然跟你们这群毛头小子置气,老朽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他深深的看了李白一眼,回头对自己的晚辈说:“从小没什么出息,不过这次回来,倒是交了个好朋友。”
  “啊?”荀青茫然不解。
  “夸你呢,傻子。”
  卢道玄懒得再废话,驱使着机关走在前面,招手示意他们跟上。
  一路穿过了人声鼎沸的热闹车间,还有无数复杂的机构,他们来到了一间还算单独的静室。说是静室,是因为这里真的就只比外面安静了一点,勉强能听见说话的声音。
  角落里放了一张床,桌子上满是图纸。
  看起来像是道玄公起居的地方,可只是勉强的用几面墙板隔离起来,还有一面开窗,正面对着工坊内部。
  竟然在重重机关之内,还有一座正圆型的人工湖泊。
  一线天光随着机关的运行,从上面照下来,落在巨石的刻度上,便同长安的日晷分毫不差。
  水流奔涌着,被机关运输着送向四面八方,彼此交错,宛如血脉一般。
  那样枯燥的场景,一时间竟然令李白有些着迷。
  反倒是荀青魂不守舍的,完全就没有注意到工坊的精髓所在,和以前没什么不同,都不开窍。
  有了别人家的孩子珠玉在前,自己家的傻孩子就变得让人头疼起来。
  卢道玄摇头轻叹。
  这么多年了,怎么就就没个长进呢?
  “你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说。”
  老人瞪了荀青一眼,看向了李白的方向,平静发问:“小子,你又为何而来呢?”
  在窗前,李白终于从湖水中收回了视线。
  “为了公道。”
  他认真的说:“昨天有个无辜的孩子死了,我想要知道是谁干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