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皓玉真仙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普邓会面

第三百一十八章 普邓会面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樊道友年逾四百,对宗门大权还抓的挺紧。”
  
  陈平心中一动,有意无意的道了一句。
  
  眼中的异样一闪而逝,宫灵珊无甚表情的道:“樊师兄毕竟是元丹中期的修士,正如平哥先前讲的,他实力强于我,我就要听他的。”
  
  “嘿嘿,灵珊年纪轻轻,总会熬出头的。”
  
  陈平握住她的手,好似安慰的道:“何况沉冰灵体虽不是顶级的体质,但配合天素云水诀施展,你的实力也不比樊道友差多少了。”
  
  “平哥的神通之强,才叫灵珊大开眼界。”
  
  宫灵珊双目微闪,语带仰慕的道:“你那门禁锢之术和剑法,以及主修功法,应该都是玄品中阶之上的品级吧?”
  
  “气运所致,我早年在某处海底洞府,得到了一位假丹修士的传承,不然,以我的灵根如何能在百岁前突破元丹境。”
  
  陈平扭扭脖子,感慨的道。
  
  宫灵珊口中的禁锢之术,指的是魔罗禁咒中的蛛网血印。
  
  剑法和功法则是青莲十六斩剑诀、九变焰灵诀。
  
  不得不说,此女的眼光倒真够毒辣,这三门术法,最次的一门也是玄品中阶,价值难以估量。
  
  “运气亦是实力的一部分,假丹前辈的衣钵,即使是元丹巅峰的修士,都会眼馋不已的。”
  
  在事关个人机缘的问题上,宫灵珊没有继续纠缠下去,抬起头认真的道:“平哥,当初金照恒展示了剑修第三步的剑术后,樊师兄把此消息禀告给了揽月宗,顾真人亲自去了一趟金瑞岛核实,虽不清楚后续是如何处理的,但显然,上宗对超乎常理的人和物都比较关心。”
  
  隐晦的言语间,她将“超乎常理”四字咬得很重。
  
  陈平心如明镜,随即听懂了宫灵珊的意思。
  
  揽月宗称霸海域万载,宗门必然有玄品上阶功法的传承。
  
  是以,他只要不暴露神魂秘法,即便是九变焰灵诀,也不会令揽月抛弃上宗颜面,随意打杀陈家。
  
  否则见到下级势力获得宝物就动手强抢,其治下的人心很快便会化作一盘散沙。
  
  但把握当中的尺度极其关键。
  
  金照恒短短几十年间,修至人剑合一境,这就是超乎常理的表现。
  
  揽月有充分的理由怀疑,金照恒是不是得到了珍贵的悟剑秘宝,或者本身是传闻中千年一现的剑灵根。
  
  特殊灵根太过虚幻暂且不提,可灵宝级别的宝物,已经足以让金丹宗门撕破脸皮与下宗争利。
  
  借鉴金照恒的例子,陈平给外界修士的印象,不外乎是强悍的悟法天赋。
  
  因此,他在元丹初期,战胜元丹中期并不能算离谱之事。
  
  不过,一旦他击败邓家双雷修的联手,那便显得尤其夸张了。
  
  揽月历代的第一真传,是否能做到这一步还属两说。
  
  当然,陈平应对的策略也不少。
  
  首先,接下来的大战,他打算主要使用傀儡师的手段。
  
  众所皆知,消耗海量资源的傀儡小道乃是以弱胜强的典型。
  
  有一头三阶中品的魔臂妖蛛王压阵,多少也能消除一部分的怀疑。
  
  其二,交好沈绾绾,寻求千眼古蟾的庇护。
  
  若四阶古蟾接受他的投诚,许多事情便可明目张胆的去做了。
  
  可惜两世为人,他很少同高阶妖族打交道,只希望这不是他的一厢情愿。
  
  “平哥其实不必过于担心。”
  
  宫灵珊眸中流光闪动,嫣然一笑道:“近年,裂谷深渊和双城防线都不安稳,上宗的两位金丹真人分别在一南一北镇压,兴许没那么多精力把视线投到我们这块贫瘠的海域。”
  
  “裂谷深渊出何变故了?”
  
  陈平眼角一夹,第一时间想起了被金丹残魂附身的孟彦。
  
  深渊的动乱,不会是因那家伙而起的吧?
  
  “具体缘由灵珊不知晓。”
  
  宫灵珊摇摇头,道:“自揽月、剑鼎发布召集令动员修士清缴阴灵族开始,深渊那边一直就不太平静。”
  
  “据我宗弟子传回的消息,近十年来,陨落在深渊的修士数量,比前一百多年相加还要多。”
  
  “而且,三年前,顾真人亲自颁下喻令,凡所属势力拥有三位及其以上的元丹修士,必须派遣一位协助揽月镇守裂谷深渊,时间暂定为三十载。”
  
  “位于我碎星东面的武极宗,雪鳌岛便各自调了一名元丹修士过去。”
  
  听她说完,陈平的脸上依然无丝毫的表情。
  
  揽月宗的调令,暂时和海昌没什么关系。
  
  除非陈兴朝也做了突破,届时陈氏一门三元丹,才要遵从揽月的差遣。
  
  “灵珊,麻烦你一件事。”
  
  陈平手指一动,一枚全新的留影珠滴溜溜的悬浮了出来。
  
  激活留影珠快速讲了几句话,然后封存进一道法力气息后,他又继续说道:“你以此珠为凭证去霏月岛见一见陈兴朝,命他率领麾下练气七层以上的修士,在十日内赶回海昌。”
  
  “明白了。”
  
  挥袖一舞,宫灵珊毫不迟疑的收起留影珠,接着朝庭院的空地一点,出现了一张散发寒气的冰弓。
  
  轻盈的跳上冰弓升至十丈,就在陈平以为她即将飞遁之际,只听一道吞吞吐吐的传音入耳。
  
  “揽月宗传法峰的副山主常溪远曾来寻我数次,他似乎有与我结为道侣之意。”
  
  跟着,冰弓附近的空间一阵剧烈的翻滚后,倩影一下消失不见。
  
  窗边,陈平的眼睛渐渐眯成了一道缝隙,时不时迸发一股幽冷的寒芒。
  
  宫灵珊这女人不简单,是朵带刺的月季,摘的位置不对,很容易划破手皮。
  
  如果日后此女不甘心被他彻底掌控,他也不会心慈手软的。
  
  静站了片刻,陈平从窗户飞身而出。
  
  过了几息,他的身形降落在海昌城的城墙上。
  
  “阁下是何人,我海昌城门重地不得靠近。”
  
  内墙上,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值守修士冲着来人雷霆大喝道。
  
  他叫陈垚,是陈家的旁系族人,接了守卫城门的任务至今已有两年。
  
  他正一丝不苟的盯着下方排队入城的修士,哪知眨眼的功夫,身边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人。
  
  惊惧交加之下,陈垚还是壮着胆质问了一句。
  
  “小家伙的警惕心尚可。”
  
  光华逸散,陈平转过身子,淡淡的表扬道。
  
  “老祖!”
  
  待陈垚看清他的容貌,顿时两眼一愣,继而深施一礼,规规矩矩的道:“晚辈陈垚,拜见老祖。”
  
  陈平含笑点头,见对方仅是练气五层,于是随手扔去一件上品法器。
  
  至于这自称陈垚的小辈,他是一点印象都没有的。
  
  五行纯阳剑出炉后,他基本不关注家族的俗事了。
  
  莫讲一名旁系子弟,就算是两位上品灵根的优秀晚辈,他都从未单独召见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